分享

王子娶親記

王子娶親記
胡副理從門口經過時,裴姨喊住她,她問裴姨:要吃喜餅嗎?等下拿來給妳。
裴姨說:誰要吃喜餅啦,我們櫃子裡還有兩盒咧,說說妳去貴美家當媒人婆的過程來聽聽。
胡副理笑了:昨天的訂婚儀式好好玩,等我一下,我先去會議室送咖啡,就來。
貴美姊的大兒子和女朋友已經生個小孩了,卻一直不結婚,阿嬤害怕曾孫姓了別人家的姓,不停催婚,到後來提出婚禮所有開銷由阿嬤買單,年輕人還是不為所動。
貴美姊問她兒子:不結婚你們幹嘛生小孩?
她怕幼稚園關門倒閉失業,所以生個小孩以後可以去上學。
小孩沒報戶口,以後也不能讀書。
妳去看戶口名簿,是不是有個徐××。
貴美姊她常去問女方父母,年輕人的婚事辦一辦吧。他們竟回說現狀挺好的,不急不急。
她以為聽錯了,問了又問,問了又問,搞得女孩的媽媽見到她就擺手:不要再來問了,時候到了會通知妳家來娶親。
暑假後,她的小孫孫上幼幼班了,在大陸工作的舅舅要結婚了,房間不夠住,做姊姊的被要求趕緊結婚,帶著小孩搬出去。
年輕人直接去登記結婚,就連人帶行李搬過來住。阿嬤說結婚怎可如此草率了事,雖然現在不像從前那般講究禮數,但最起碼的媒人提親,合八字,納聘訂婚儀式總要的吧。再說嫁女兒一定吃到男方家送來的喜餅,婚事才作數。
貴美姊的兒子回阿嬤:要吃喜餅就訂啊,妳要那家?犛記?寶泉或寶才?還是依莎貝爾?聯翔?
只管吃喜餅,不用媒人提親跟請仙仔合八字嗎?
都已經結婚了,這關可以跳掉。
不行,禮不可廢。阿公阿嬤都很堅持。
貴美姊從N年前就屬意聖心替兒子當媒人,不過她才開口,聖心馬上拒絕,理由是她連媽都沒當過,當媒人婆不合適,因書上說:媒人婆要是全福太太。
那是古早時代,妳只要在訂婚時牽新娘子出來讓新郎戴戒指,新娘端茶給親戚喝就萬事OK。
妳唬我沒當過媒婆,那有這麼簡單。
貴美姊對聖心勾勾纏,連她們羅經理都勸說答應啦,答應啦。說到聖心答應幫忙,貴美姊的婆婆卻反對,理由是:尪生某旦(意指俊男美女),先生事業也做得好,可是沒有生一男半女,人生有缺憾,不能當媒婆。
目標轉向裴姨,她當過兩次媒婆,小有經驗,能言善道不輸聖心,是最佳人選。可阿嬤又反對,因為裴姨只有兩個女兒,沒生兒子,小缺憾,不行。
裴姨推薦燕子,她有一男兩女,都讀名校,最適合。燕子卻不願意,理由是她要當了婆婆後,才願意當媒婆。她兒子剛去當兵,她的婆婆夢還很久呢。連總經理加入遊說,也不能改變她的心意。
後來想到陳姊做媒經驗豐富,裴姨接受過她的訓練,才能圓滿達成任務。貴美姊親自上門拜託時,發現陳姊到上海幫小媳婦做月子帶小孩,要到農曆年前才會回家。
貴美姊的先生就說:別人娶媳婦都是為聘金在喬不定,我們家卻為找不到阿母滿意的媒人婆,婚期延宕的過程簡直可以列入金氏世界記錄了。
有個假日,貴美姊全家老少去大賣場補充日用品,遇見胡副理一家四口也在大採購,有短暫交談。當晚吃晚餐時,她婆婆問起胡副理的事,是同部門的嗎?不是喔,是坐辦公室的?管僱工的喔,做到副理真了不起,她先生做什麼的?當警察喔?那很好啊,我覺得媒人給她當很合適呢。
貴美姊回:但她講台語很好笑。
沒要緊啦,妳明天去拜託她,不然我去也可以。
胡副理認為自己太年輕,當媒人太好笑了。
五十過半不算年輕了。貴美姊只差沒跪下來拜託。
我們老大出來插話:好不容易阿嬤認定妳,趕快答應啦,貴美家那齣〝王子娶親〞再拖下去就要成奧戲了。
真的王子娶親也沒這麼囉嗦。貴美姊翻白眼。
胡副理跟阿嬤惡補學說台語四句聯,熟背訂婚儀式流程,最後貴美姊的先生跟胡副理的先生這麼說:阿Sir,訂婚那天你也要來,能不能再帶一頂警帽借我們鎮煞,警察代表正義,官帽的警徽能鎮壓四方妖魔。若沒有妖魔作祟,為什麼我家娶個媳婦,為了媒人苦尋半年,就算真的王子娶親也沒這麼離奇。
所以星期天胡副理全家都到,她先生帶去的警帽擺放在門口的小桌上朝外鎮煞。明明練到滾瓜爛熟的台語四句聯,因為緊張忘詞,大伯父開玩笑地問:現在是馬英九在講台語嗎?她更緊張了,國台語輪流出現。阿公呵呵地說:媒人婆妳台語講正一點,講的坑坑疤疤,好像牛車駛落坡,太好笑了。
貴美姊的兒子大嚷:媒人婆已經很緊張了,你們不要一直插話搗亂,這樣搞能趕上十二點的酒席嗎?
好啦好啦,媒人婆趕緊接著講,講國語沒關係,我們都聽得懂,不要耽誤良辰吉時啊。
所有儀式在仙子推算的吉時內完成,一群人分別搭車去飯店吃喜宴,吃飽喝足後,拿了喜餅跟婚禮小禮物,不說再見各自離開。
胡副理的先生看她如釋重負的吐氣後說:不簡單啊,一波多折的〝王子娶親記〞總算圓滿完成了。
#王子娶親記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黃海《The Yellow Sea 》(南韓)
  • 下一篇
  • 何不認真來悲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