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蔡素芬新的短篇小說集《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以同名小說拉開序幕,〈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中圈在動物園裡的大象,擁有明星光環,卻像飼育員和他的年邁母親一樣,受困在日復一日的工作與日常。安靜守本分的飼育員,盡心盡力的照顧年邁的大象,卻完全喪失家庭的主導權,對同樣年邁飽受委屈的老母親無能置之一語。體力漸失憂鬱母象擔著讓人類觀賞任務的艱難,對照老母親在飼育員神經質又專橫的太太與兒子爭吵後,走避至無人的公園裡獨坐過久,竟起不了身的氣餒與委頓。
再讀做為續篇的〈大象的生日〉和開篇相應,跳脫人類,對動物投以關愛,以大象為描寫對象,實則對人性中習於受禁錮與禁錮他者的隱喻,從中反射生命體存在的處境,及對自由的思索。文字裡強大的哀傷抓住我,因為作者筆下那被撕裂剝奪的,被壓制的親情與愛在這個短篇裡展現了火燙的高溫,表面卻是深藏的溫柔,靜靜的點燃淚水。
〈紗層裡還有紗層〉裁縫師寶姊為他人縫製嫁衣與婚紗訂製者,在層層白紗的夢幻想像中,浪漫與束縛也層層糾結。在小說結尾處,裁縫師如儀式般,將白紗在家中鋪展開,那素淨無垢的布胚得以無中生有,如雲霧如浪花裹捲時間,織入她二十年後方才意識的裁縫之藝──為他人,亦為自身。故事裡還有故事,裁縫裡還有裁縫。
蔡素芬對惘然世情的反覆編織,大約亦是對徒勞之物的愛憫。而〈瓶蓋裡還有瓶蓋〉也和前篇呼應,以瓶蓋為意象,嘲弄愛情與婚姻的閉鎖性。
〈妳在哪裡〉則叩問了全書題旨,面對愛情、親情、家庭、工作,我們處在哪個位子?正在走向什麼樣的命運?面對束縛與自由時我們又如何抉擇?
整本小說篇章兩相對映的結構設計,這些故事刻意圍繞著特定空間展開(動物園的牢籠、公寓、辦公室、高樓套房、山間小屋),人物則在不同的職業,身分與勞動情境中,演出各自的念想與難題。大象飼育員與老去的母親,渴盼寵物的旅遊雜誌作家,山間獨居的婦人,玻璃門內的裁縫師,反覆變奏的主題則是禁錮與釋放。
這些困境與出路的安排並非偶然,蔡素芬在小說中恰是要圍繞著物件與空間,揭露種種關係的羈絆與鬆脫,執迷與解散。
從《鹽田兒女》開始,蔡素芬對於勞動或勞動者的形貌,似乎有種難以言喻的著迷。她的人物總是密集地活動著,被情感驅動,為家族奉獻,為溫飽奔走,為經濟,為知識,為美貌,為苦難,為幸福。
蔡素芬以看似輕描淡寫卻富含戲劇張力的筆調,溫柔描繪小說人物各種心境與處境的對照,卻像照鏡一般,靜水流深的映照出每個人人生的真實面貌。
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作者:蔡素芬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16/08/01★
#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尋龍傳說《Pete's Dragon》
  • 下一篇
  • 雞蛋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