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敵人的櫻花

敵人的櫻花 王定國
他在小鎮荒僻的邊陲開了一間咖啡館,等著離家出走的妻子有一日推門進來。半年後,卻是他和她相繼走了進來。敵人,敵人的女兒,以及那株曾經盛開的櫻花樹。
《敵人的櫻花》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故事,也是一個把愛寫在恨裡面的故事。主角只有四人──一對夫妻與一對父女。
男主角家貧,父親在小學擔任校工收入微薄,且須負擔妻子醫藥費,卻慘遭會腳標走會錢遠走高飛,被其他會腳告上校長,為早日還清欠款,在家經營非法賭場。
主角豢養的羊解釋了辛酸,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看看羊、摸摸羊,希望把牠當禮物,送給父親。
有一天,羊半夜發狂,警察來了,查封賭場,賭徒們被帶進警局,父親被學校辭退,不久在深潭中悄悄浮了上來。一隻希望的羊,在那個驚狂夜,嘶號如喪鐘。
王定國把喧譁寫得很安靜,用隱喻,讓希望跟死亡非常靠近,希望與幻滅,成為殘酷的鏡生。
父親的死、母親的病,餵養主角的金錢觀。服完兵役後他投入房產業,跟老闆變得「麻吉」,名酒佳肴一起食,風花雪月一起歡,老闆交付房產開發案的主導權給主角,並邀約入股。王定國寫有錢人的權謀爭鬥,最反諷的莫過老闆外出,總是派頭很大地出動三輛名車。
老闆因為痛風,腳趾頭脹得沒法走路。有病疾的男人,憑藉資本,疏通官商關係,到處種植水泥森林。主角後來以「老人與海」為房產案名,大打生態,說建設不是壞事,重點在於籌建,怎麼為社會看病跟療傷。
當主角為了入股公司缺錢而煩惱時,妻子秋子想盡辦法去籌措貸款,由富豪羅明毅出手幫助取得款項。
小說很有暗示地安排秋子因為九二一大地震,罹患心疾,抽獎獲得了單眼相機,跟羅學習攝影。主角投入北部的房產開發,試圖擺脫貧窮時,秋子獨居中部,與羅明毅出入深山。主角得到了入股的金額,但失去秋子了。秋子是有傷的人。曾因為火災,在左乳遺下傷口。
有傷的女人,為了愛情再次受傷,而離開所愛,使得主角停下他的名利腳步,在與秋子相戀的海邊,開了咖啡廳,等她。 
《敵人的櫻花》裡羅明毅與秋子從沒真正現身過,而是透過主角與羅白琇之間的對話,逐漸敷衍而成。
事發後,羅明毅澆灌鹽水,慢慢毒死庭院的櫻花。璀璨華美總不知不覺讓人陶醉並捆綁,櫻花是這樣、金錢也這般。
但是,敵意與激情,屈辱與恐懼,像糾纏的結,繞著人生打轉。
當主角向白琇說出:「一個悲劇竟然是從喜悅中醞釀出來的」,似乎已經暗示人的命運從來無可躲避。禍福如此相依,命運如此深不可測。
最深的愛裡,總埋藏最深的恐懼,王定國的文字宛如一首愛的輓歌,讓讀者深深被遺棄在無盡的悲傷裡。
★敵人的櫻花
作者: 王定國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5/09/01★
#敵人的櫻花  #王定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青田街一號《THE LAUNDRYMAN》
  • 下一篇
  • 七月與安生《Soul Mat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