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月與安生《Soul Mate》

七月與安生 家明 53屆金馬獎雙影后 周冬雨 馬思純
筆名七月的網路作家,寫了篇廣受歡迎的連載小說《七月與安生》,電影公司想買版權改編成電影,但沒人知道作者下落,編輯找上現實生活中的安生,希望透過她聯絡上七月。安生說自己不認識叫七月的人,更從不看網路小說,對編輯所說的每件事一概不知道。
返家途中,她在地鐵車廂遇見家明,家明問她和七月的近況,她回答久無聯絡。家明詫問:妳們不是一直在一起?
安生扁著眼睛看他:你忘了自己才是我們三人,最先逃走的那個人嗎?
回家後上網讀小說的安生,回憶想起她和性格截然不同的七月,兩個從十三歲就認識,一起洗澡,一起玩鬧,單親家庭的安生常去七月家吃飯,感受家庭溫暖,和她同床共枕討論女生之間的小秘密。原以為會持續一輩子的友誼,又是如何從摯友變成因愛反目的敵人。
初中畢業,七月考上重點高中,而安生進入了職業學校學美髮,晚上在酒吧打工。
七月告訴安生她有喜歡的人,叫蘇家明是學校的同學。安生專程跑到學校去認識這個家明,順便威脅他一下,有女生喜歡你,要真心對人家呀,見著七月時,別說你見過我。
等七月正式介紹兩人認識後,安生問家明:你喜歡七月什麼?家明反問安生:你喜歡七月什麼?安生回答到:我喜歡七月的一切。家明也回答到:七月的一切我都喜歡。
於是三個人之間有了羈絆。
七月與安生 家明 53屆金馬獎雙影后 周冬雨 馬思純
當安生發現家明喜歡她時,她決定「讓」出家明,從七月的生活中離開,她跟在酒吧認識的吉他手去了北京,發現對方劈腿後,砸爛他的吉他後,換在遊輪工作,這是無法安身立命的安生的悲傷,注定的漂泊。每回寫給七月報平安的明信片,不忘寫上「問候家明」。而七月早在三人同遊時,就知道家明愛的不是她,卻又得維持住這一段戀情,直到結婚前夜,七月才要家明逃婚,理由是家明不夠愛她,實際是放手給家明追尋真正幸福的機會。
她藉小鎮流言讓人難以生存,離家遠走他方。離家前,七月母親對她說:「過得折騰一點也不一定不幸福,就是太辛苦了,但其實女孩子不管走哪條路,都是會辛苦的。希望我的女兒能是個例外。」
七月決定朝安生走過的流浪之路,看遍世界風景,發現自己更適合自由。
看到這裡,認為故事「差不多就這樣了吧。」兩個人都過上了自己渴望已久的生活,一個擁有了安定的生活,另一個終於走遍世界見識了所有的風景。
直到尾聲才拉出意料外的結果。
安生的女兒打電話給家明,約他見面有事問他。這人小鬼大的小丫頭,見面劈頭就說:你是我爸爸嗎?如果不是,為什麼這本子裡寫了這麼多你的事?
那是《七月與安生》的小說稿,小丫頭說出大秘密七月是安生的筆名,這部小說是安生寫的。
隨後趕來的安生在家明的追問下,說出七月生下家明的孩子後,將孩子託付給她照顧,自己繼續踏上流浪之路。
事實是七月產後失血過多逝去,安生肩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死亡,彷彿是七月把自己原有人生交棒給安生,一生漂泊的安生至此,終於有了一個家。
《七月與安生》以其細膩的情感說出女生之間堅韌又脆弱的友情,互相保護,卻又相互傷害,當事情撕破臉說開時,沒有戲劇常見的兩女互扯頭髮,甩耳光,罵些不堪入耳的話,七月會暴怒跳腳,安生默默流淚,靜靜地說:我什麼都沒有除了妳,然後選擇逃避。
時間過去,再次見面時,她們還是以「我以為你們結婚了」,「我以為他會來找你」這樣的雙方讓步結尾。
電影開場時,十三歲的安生和七月在樹林追逐互踩影子遊戲的畫面,她們說:「如果踩著一個人的影子,這個人就不會走遠。」
踩影子既是說明兩個女孩子的情誼,也暗示「我想要成為妳的影子,活在妳生命中。」一旦成為彼此影子,即便死亡也無法拆散彼此。
電影結尾,安生接收七月的生命(安生曾說想要27歲死去,最後反而是七月在27歲那年過世),而七月代替安生飄泊,女孩子的生死相許情誼原來可以這樣拍啊。
飾演安生的周冬雨,把安生個性的不羈外放,逞強與脆弱詮釋的動人,特別是在簽七月的死亡通知書那裡,她哭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還在生氣「我憑什麼給你簽?」飾演七月的馬思純則內斂壓抑,一旦發狠,也是毫不留情的兇狠。
飾演家明的李程彬,存在感被兩個女生的氣場給吃掉了,滿可惜的。但「家明」這個名字,一直讓我想起亦舒小說裡的男主角,絕大多數都叫「家明」。
看完《安生與七月》故事老哏的兩女愛一男,可劇本寫得好,導演曾國祥將通俗愛情說得動人細膩,畫面唯美,尤其是古城小鎮的老街,紅磚建築,散發迷人懷舊氣息。
所以在第53屆金馬獎(11月26日晚上)史無前例,讓周冬雨與馬思純以同一部作品「七月與安生」同登影后寶座。
七月與安生 家明 53屆金馬獎雙影后 周冬雨 馬思純
#七月與安生  #家明  #53屆金馬獎雙影后  #周冬雨  #馬思純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敵人的櫻花
  • 下一篇
  • 寒戰II《Cold War I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