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書《Love Letter》

情書
住在神戶的渡邊博子(中山美穗 飾演)在未婚夫藤井樹山難身亡三年後的忌日,順道探望樹的母親,在樹的房間發現一本國中畢業紀念冊。
博子因為無法忘懷對樹的思念,依照當年北海道的舊址寄了一封信,(但未婚夫位於北海道小樽的老家已被拆除),寫一封信向遠在天國的愛人問候,以求得心中的慰藉。沒想到,這封信竟寄到了一位也叫藤井樹的女孩手中,而她還是樹的國中同班同學。博子卻大出意料收到女藤井樹的回信,開啟渡邊博子和女藤井樹的奇妙友誼,藉由兩人的書信往返,逐漸挖掘出一段深埋多年卻始終沉靜的純真單戀,真相大白之後前塵往事與今時愛戀纏繞出了一段痴情悽美的摯愛情深。
戲裡中山美穗飾演這兩位主角,博子跟女藤井樹,剛收到信時,兩人都以為是對方的惡作劇,等到誤解釐清後,博子開始希望透過女藤井樹了解未婚夫的過往,從中學時未婚夫就是個古怪少年,兩人由於同名同姓在班上經常被搞混,女藤井樹也因此刻意疏遠。兩人因為同名同姓拿錯考卷,女藤井樹傻傻地在腳踏車棚等到天黑,男藤井還順便對答案,男藤井在圖書館借書在借書卡寫上自己的名字,女藤井遭到惡作劇男藤井馬上還擊,騎腳踏車時將紙袋套在女孩頭上兩小無猜的往事。兩人並沒有發展出甚麼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少年男女間的喜歡在曖昧不明中留下深刻無限的回憶。
女藤井樹在與渡邊博子的通信中,慢慢慢慢發現,原來有個男生曾經喜歡自己,更奇妙的是,她以為自己對那個男生並不在意,可是她卻將對方的大小事給牢牢地記在腦海中,她以為自己寫的每一封信都是讓博子更認識男藤井樹,事實上,女藤井樹寫的每一封信,都是讓她更明白當年無法理解而今似乎「懂了些什麼」的心情。
女藤井樹的父親往生多年,她的母親感慨說:「人只要一死,大家就會忘了他。」在電影中卻看到那些逝去的人,如何因著深愛的人的記憶,而以另一種方式找到「續生」的可能性,一封寄給天國的思念信,或許是一張拿錯了的考卷,一棟不願搬離的老家,一本本填上「藤井樹」名字的借書卡,80幾個反覆書寫的名字,80幾次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心情,只能用看似惡作劇的方式,一筆一劃寫下喜歡的人的名字。
當女藤井樹在多年後拿到《追憶似水年華》的借書卡,看到男藤井樹留給她的「禮物」時,以鉛筆畫下她的素描,終於確定他是那麼喜歡她。本該是錯過了的愛情,卻在多年以後,透過男藤井樹的山難死亡,發展出一段奇妙的友誼(博子的來信),讓塵封多年的感情,在女藤井樹內心重又「活」了過來。
《情書》的劇情其實有點殘忍,當渡邊博子發現未婚夫之所以對自己一見鍾情,「可能」是因為她(博子)長得很像未婚夫年輕時候暗戀的女孩(藤井樹),深深愛著的人原來追尋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個影子,還有什麼比這更痛苦的呢?
然而在這有點殘酷的現實中,還有不帶雜質的愛,男藤井樹的友人秋葉對博子的疼惜與照顧,讓內心有所空缺的博子,被另一個強大的愛給填滿。
直到最後,博子終於放棄了對男藤井樹是否愛自己的追問和折磨,來到他遇難的山上,站在及膝的冰雪中對著遠方山頭一遍遍吶喊:「藤井樹君,你好嗎?我很好。」最後終於痛哭失聲,把所有壓抑的悲痛都化作淚水,這一幕充滿了療癒的能量──埋在內心深處的悲傷就像層層覆蓋的冰雪,決心放下過往,決定面對新生活,漫天大雪下依然溫暖的濃情世界,這一幕讓看戲的人忍不住鼻酸落淚。
《情書》我是先看了原著小說,才看電影的。
人,唯有面對過去並釋放自己,才能融解內在的凍傷,然後繼續好好活下去。 
女藤井樹說:謝謝那個男孩給我那麼美好的回憶。
#情書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聲音
  • 下一篇
  • 在一起,就好《Ensemble,c,est tout》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