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一起,就好《Ensemble,c,est tout》

當我們正在往下掉時,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必須等到跌到最底端,然後蹬一腳,只有這樣才能從新回到上面。
四個陷入人生瓶頸,無法適應社會的人,原本沒有任何交集,各自孤單又挫敗地生活著,卻因緣際會在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的一層公寓裡命運交錯,相勉互持,彼此鼓勵,度過生命中充滿幸福與愛的一段美好時光,最後得以走出生命中的暗影。
這四個人都曾經在人生路上吃足苦頭,有著不同的生命故事。
卡蜜兒:童年的孤寂,畏懼與母親相處,讓她寧可選擇離開家,這位才華洋溢的年輕畫家,因為遭逢愛情的欺騙,憂傷情緒讓她不再提筆作畫,她窩居在朋友提供的公寓頂樓閣樓裡,做大樓晚班清潔工作維生,因厭食身體瘦弱,病焉焉的模樣,在還沒有遇見他們之前,她像個幽靈般存在,因為害怕選擇過著孤獨的生活。冬天第一場雪來臨時,她病倒在冰冷的家中,心地善良的鄰居適時出現,義無反顧將她帶回家照顧。
菲利伯:落魄的貴族後裔,暫住在姑婆因遺產稅訴訟中留下大公寓,父親要他看牢屋中貴重的古董器皿畫像,免得那名親戚趁機偷走一兩樣。菲利伯有良好的教養,豐富的學識,然而面對陌生人說話就結巴,有著嚴重的社交障礙,只能在博物館裡賣明信片。他是個善良的紳士,不但接納了性格古怪的廚師室友,也不時關心住在閣樓那個瘦小單薄的女孩。某個寒冷的夜晚,女孩白天時虛弱的模樣讓他不由自主走上了閣樓,發現了昏倒在地上的她。為了讓女孩早日恢復健康,他決定讓她住進他的公寓裡。
法蘭克:脾氣暴躁但是廚藝一流的廚師,總是帶不同的女生回來睡覺,生活和工作都一團亂,還有一個失智的外婆需要照顧。雖然和室友菲利伯住在一起,但兩人各自過著不同步調的生活。直到有天早上,一位身穿睡衣的奇特女孩出現在廚房後,偌大的公寓開始有了生氣。一開始他無法忍受她,兩人總有許多爭執摩擦,漸漸他們習慣了彼此的存在,他們一起喝著法蘭克特製的蔬菜肉濃湯度過每個早晨。他會為了避免吵醒她,學會在關門時不再讓門發出聲響,夜晚聽著隔壁房間發出的聲音,竟也讓他容易入眠。
寶麗特:患有阿茲海默症的老人,儘管已沒有體力去澆花除草,仍堅守著自己的花園。大家都說她瘋了,但她始終不願承認。她的丈夫早已過世,女兒離家出走,僅存的希望就只是期待外孫每週由遠而近的摩托車聲響,但在孫子面前總是強忍抱怨和悲傷無依的淚水。
在她跌斷腿,摔破頭後,身體總是到處淤青,為了讓她的生活起居得到妥善照顧,法蘭克聽從醫護人員的建議把她送進了安養院。看著孫子心痛愧疚的眼神,寶麗特忍不住生氣,她不願就此老死在安養院中,總希望有天能回到她自己的花園。
奇妙的是,這四個人意外地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之後,一開始互相看不順眼的卡蜜兒與法蘭克,竟然不自覺地墜入愛河,菲利伯也重新找到生活的信念,還認識了年輕的戲劇教師,談起戀愛,還以跌破人們眼鏡速度閃婚。寶麗特接近枯萎的生命竟逐漸得到力量而復甦。
從摩擦不斷到善意相待,從卸下心房到相互體諒,戈華達用樸素親切的語言打動讀者,透過平凡人物和簡單的故事,來展現生命的本質和意義:即使生活這麼苦,人還是可以互相扶持著繼續走下去,受傷的心靈可以因此得到撫慰。
以社會邊緣人為主角的故事並不少見,但由法國人寫來總有不同的韻味。時而牢騷抱怨,時而幽默詼諧,文字以一種優雅舒緩的節奏進行著。脫離不了藝術、文化,歷史與美食,即使處在人生的瓶頸,仍然選擇用一種風趣快活的態度去面對,讓人在淡淡的憂傷中感受到陽光般的明朗溫暖。
《在一起就好》告訴我們,即使是最邊緣的人、最奇怪的人、最不能適應人生的人,也能靠著人們的接納和關愛而變得堅強。
原著改編的電影女主角奧黛莉朵杜也這麼說:「我非常喜歡戈華達。從她的小說,我看到生活中那一縷陽光,而不是生活的黑暗和殘酷。」
如同微微受潮的四根火柴棒共同燃起了一道火焰,戈華達成功地透過這個故事喚醒我們人際關係中美好的價值——友誼與真愛。
★在一起就好《Ensemble,c,est tout》
作者: 安娜.戈華達
譯者:施瑞瑄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07/12/05★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情書《Love Letter》
  • 下一篇
  • 最有義氣的血型星座組合是……快看自己好姐妹有沒有上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