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娃娃屋《The Miniaturist》

娃娃屋
美麗的鄉下女孩妮拉,嫁入位在阿姆斯特丹運河旁的第一富商布蘭特家族,妮拉如母親所期盼住進豪宅,不用為金錢煩惱,更不用操作家事過起貴婦生活。
嫁入豪門沒有帶來妮拉想像中的幸福,約翰尼斯婚後從不與她同房,熱中事業,為了做生意時常外出遠行。
掌管家中財政精明的小姑瑪琳嚴守喀爾文教義,厲行節約近乎寒酸,聲稱「糖會使靈魂生病」吃甜食是罪惡。可是在她素樸的黑衣底下,穿的卻是華麗的錦緞,夜深人靜時則獨自在房裡泡熱水澡,享受女僕柯奈莉亞做的甜點。
柯奈莉亞是孤兒出身,靠著機緣與努力得以在布蘭特家做事,也知曉主人的一切祕密,卻不願告訴妮拉。
年輕的黑人男僕奧圖被約翰尼斯像兒子一樣養大,在種族偏見仍然深重的阿姆斯特丹,他經常跟約翰尼斯外出做生意,他在這個家的身份不像個僕人。
這家人深信努力才會帶來財富,生活以聖經為戒律,不容逾越。妮拉自問:這就是我的新家庭嗎?他們似乎一輩子不曾歡笑。她是城市中唯一質疑宿命,堅信愛情的人。
某天,約翰尼斯聘請一位微物工藝師打造了一座布蘭特宅邸的模型,送給妻子作為結婚禮物,瑪琳譏諷這座雕工精細,華麗不可方物的娃娃屋毫無用處。
在那個時代,一件男襯衫售價1基爾德,而妮拉這個娃娃屋就要3000基爾德,是當時一個家庭好幾年的生活費。
為了裝飾娃娃屋,妮拉開始向微物工藝師訂購屋內的人偶與家具,沒想到送來的人偶身上竟有莫名的血痕與黑點,暗喻家族成員不可告人的祕密,於是風波不斷的日子也宣告開始。
妮拉陸續收到各式傢俱,瓷器,酒瓶,油畫,仿真甜點,連她沒訂製的嬰兒搖籃(裡頭還睡個嬰兒),絲絨嬰兒輪架式學步車都出現。
由這個娃娃屋,妮拉好像就是看見了她自己人生的全貌,她感到害怕。妮拉跑去找工藝師請她不要再送東西來,她是不會付錢的。工藝師神龍見首不見尾,為找到她,妮拉從娃娃屋中尋找線索,卻意外發現從不肯與她親近的丈夫,心中另有所屬,如果是女人就算了,偏偏是個俊美的男孩。當時對同性戀的處置,是在他們的脖子上綁上石磨然後推落海中淹死。
瑪琳同意兄長娶十八歲女孩為妻,原是希望能改變兄長性向,無奈約翰尼斯不聽勸,也不收斂,得罪律師富商,被設局陷害—涉嫌殺害他的年輕戀人,兩罪其發,妮拉和瑪琳助他逃亡失敗,妮拉親眼看丈夫脖子被綁上石磨然後推落海中淹死。
圍觀人群中有人感嘆:愚蠢啊,荷蘭失去最會做生意賺錢的商人。
瑪琳暗藏一段不能說的戀情,她與奧圖是戀人,那時種族歧視非常嚴重,由非洲被帶到當地的黑人男女被當成奴隸買賣,奧圖為保護瑪琳選擇不告而別,妮拉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看瑪琳產下褐色皮膚的女嬰,無法排出胎盤而失去生命。短短一天失去兩名親人,妮拉抱著嬰兒痛哭失聲。
柯奈莉亞正安慰她,妮拉在淚眼模糊中看著奧圖穿著約翰尼斯的外衣,緩緩向她們走來。
《娃娃屋》故事背景設定在17世紀的荷蘭,雖然故事背景距離現在約400年,但小說中所探討的社會議題,包括群體意識的霸凌,仇富思想,身為女性的矛盾等,都是現在我們會遇到的問題,也不見得改善的多少。
作者營造場景氛圍的能力也很強,她沒有特別描述街景,而是透過人的舉止,食衣住行,讓讀者感受17世紀荷蘭鄉下和繁榮都市阿姆斯特丹間的差異,也更能凸顯主角妮拉來到大城市後的不知所措,及遭逢巨變當下的無助。
《娃娃屋》的結局令我感到傷心,但作者似乎在文末隱藏著一絲絲希望,讓我很想知道妮拉和瑪琳的寶寶及奧圖未來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
儘管《娃娃屋》背後的真相讓人匪夷所思,小說背景也讓整本書沉浸在濃濃灰色氛圍中,仍讓人一口氣看完,因為這本書一翻開,實在無法放下。
★娃娃屋《The Miniaturist》
作者: 潔西‧波頓
原文作者:Jessie Burton
譯者:蘇瑩文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5/01/08★
#娃娃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我就要你好好的《Me Before You》
  • 下一篇
  • 觀相大師:滅王風暴《 The Face Reader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