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繡花鞋《Blood Stained Shoes》

繡花鞋
民國初年江南浣鄉,蘇二(林心如 飾演)的丈夫當兵離家音訊全無,她靠著一手好繡工撫養一雙兒女。
大伯沈宣白(唐文龍 飾演)因失去一條腿,自戰場返家,身體的殘缺,使得沈宣白意志消沉,跟妻子許氏人前和諧,人後口角不斷。
沈宣白決定送兒子父前往上海唸書,遠離這封閉鄉鎮。中元夜,蘇二替某戶犯急病準備沖喜小姐送去喜鞋繡花鞋,趕時間,由車夫丁大山護送。
隔天丁大山被發現死在破廟前,引起鄉民議論紛紛。從現場遺留的六寸半鞋印及一隻繡花鞋,族長判斷兇手是女人,以貞節牌坊獲得鄉民敬重的貞夫人(惠英紅 飾演),指出那隻繡工精巧細緻的繡花鞋出自蘇二之手,她並未將繡花鞋送到又一夜未歸,也說不出行蹤,就是兇手!族長很快做出裁決認為是通姦謀殺,按照老祖宗的律法將蘇二處以浸豬籠極刑,瘋狂的鄉民將她抬到河邊拋入水中。
蘇二年幼的兒女絕望無助在河邊哭喊,眼睜睜看著母親沉入河中。
自此之後,村莊接二連三發生命案,先是編豬籠的程南之妻被竹片穿心而死,接著族長,貞夫人,接連離奇死亡。更有多位村民深夜看見蘇二身穿紅衣在水鄉遊蕩替自己喊冤,開始謠傳蘇二回來索命。
從上海來此教書的女老師何楚君,認為這些謠言是無稽之談。雨夜蘇二的兒女跑到村莊外尋找母親,他們相信母親會再回來,他們在尚未豎立的墓碑墳地呼喊母親,何楚君趕來要將他們帶回家,三人拉拉扯扯時,蘇二竟從樹林現身,聲音平板地說:我沒有殺人。
不知如何是好的何楚君,發現兩個孩子撲過去擁抱的蘇二是人,不是鬼。他們跟著蘇二走,遊蕩大半個村莊的蘇二回到鄰村以打魚為生的老夫婦家。
原來當日困在豬籠的蘇二,在水中看見丈夫的臉,聽見兒女的哭喊聲,雙腳一踢將豬籠踢開,幸運沒有溺死困在河邊,為打魚老夫婦所救,可能是驚嚇過度而失去記憶。
何楚君發現王管事看見死裡逃生的蘇二一點也不驚訝,而且在樹林也看見他,王管事好乾脆的承認,族長和貞夫人是他所殺,為報復當年他們以禮教不許他將難產的妻子送醫生產,導致母子雙亡。
而程南之妻竟然是蘇二的大嫂許氏所殺,因許氏與編豬籠的青梅竹馬程南(景岡山飾)有肉體的出軌,害怕被人發現,在程南再次糾纏被看出時,將她殺死。
至於殺害丁大山的兇手就出人意料,竟是許氏的兒子沈凌。
中元節夜晚放過水燈,她喝醉又和丈夫吵架離家,在破廟前將丁大山當作沈宣白,尾隨在後的沈凌看見母親背叛父親,怒不可遏撿起石頭往丁大山腦後猛砸……。
蘇二復活後,洗清冤屈,證實她沒有與人通姦也沒有殺人,日子照舊過下去。
何楚君回到上海接沈凌回家為父親奔喪時,意外發現蘇二的丈夫沈宣青的名字已列在戰士死亡名單中,他的遺物裡有一家人的照片為證。回到浣鄉後何楚君選擇不告訴蘇二實情,騙蘇二丈夫還活著,蘇二的表情相當詫異,但是還是每日帶著孩子到港口等待。我猜,蘇二心中已知丈夫早不在了,等待是自我安慰.
《繡花鞋》透過受過大學教育的女老師何楚君的眼睛,看待上海的繁華帶來人們的墮落,浣鄉的村民純樸善良。當蘇二事件發生時,未察明的指控,動用私刑,所謂的善良純樸的本質是壓迫人性和封閉社會的吃人禮教,多諷刺。
《繡花鞋》打著驚悚鬼片的旗幟,但不管是影片開場,中段,結尾,都沒有到恐怖片等級的恐怖,情節和人物的安排也沒有特別令人驚奇。
由葉偉民執導,文雋編劇兼監製,林心如主演,這「鐵三角」在2012年《繡花鞋》首度合作,即創下4343萬人民幣的不錯票房成績。接下來的四年之間,從水鄉鬧鬼講到古宅滅門慘案《京城81號》,2016年再以中國影史首部恐怖片《夜半歌聲》為本,發展出全新的劇院魅影故事《魔宮魅影》都秉持著鬼片裡的鬼都是人們疑心生暗鬼,都是假的。至於故事嘛,是越說越弱,越不合情理。
#繡花鞋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烹調記憶:做一道家常菜
  • 下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145〉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