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付喪神古道具店

付喪神古道具店
傳說物品但凡能歷經九十九年靈魂就會覺醒幻化成妖,人們稱之為付喪神。
位在淺草百年古道具店荻之屋裡就住著一群付喪神,和貌似閻王的店主喜藏朝夕相伴。
某天喜藏前往牛肉鍋店用餐時,發現店外大排長龍,店內也客滿。在此擔任女侍的深雪告訴他,近來店裡生意好到莫名其妙業績驚人,未到用餐時間,客人就在門外排隊等待,每日備料也是早早賣完,有時誇張到隔日的備料也賣光,不得不關店公休。
喜藏觀察店內顧客,竟然都是女性,這是過去不曾有過的情形。當他用餐時,來了位衣著華麗,舉止優雅,面貌清秀的男子多聞和他併桌。
喜藏被他深不見底的好胃口驚呆,更讓喜藏吃驚的是店內的女性顧客全是衝著多聞來,連另兩位女侍也為多聞神魂顛倒。
才第一次見面就很欣賞喜藏的多聞,也是個怪人。結帳回去時不但和喜藏結伴同行,順道逛了他的古道具店,還買了有付喪神棲宿的古道具。
向來為避免這些妖怪在新主人家搗蛋作亂,他不會賣出古道具,再說這些舊兮兮的茶壺、熨斗、髮梳、鐵盒、硯台一般人也看不上眼,偏多聞出手闊綽以高價買下,喜藏卻無法開口說不,眼睜睜看著這些古道具被買走。
淺草附近開始出現外表色彩濃厚豔麗,專調戲的女人的妖怪作亂。
春分的前一晚,喜藏朝明月撒出大把豆子進行「驅鬼」儀式,結果獠牙鬼小春竟此被擊落,重新回到喜藏眼前。
小春邊撿起豆子吃邊說,因為淺草一帶最近有奇怪的妖怪出沒,所以他才接受任務委託,到這裡視察。
然而,從上次見面到現在已過了半年,喜藏的生活竟然完全沒半點改變,這令小春大為驚愕。喜藏那令真正的獠牙鬼都望之卻步的閻王臉以及毒舌言語,改不了也就算了,但他與從小一起長大好友彥次,鄰居那位對他有好感的大美人綾子,一樣保持距離。就連對好不容易相認的同母異父的妹妹深雪,也一直冷淡有禮。
棲宿在古道具上的付喪神和來跟小春敘舊的各路妖怪也覺得不可思議,說他「再怎麼木訥也要有個限度」。
小春懷疑多聞到底是什麼來路,為什麼收購古道具?被富商請去作畫不見人影的彥次也是追查的重點。
《付喪神古道具店》是《一鬼夜行》的續集,剛開始故事多線穿插看起來有點凌亂,不久全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條主軸,故事就此展開。
書裡所描寫的妖怪與恐怖、怨念、善惡這類的人類思維無關,它們藉由畫師的彩筆繪繪出內心的恐懼、懦弱與思慕,妖怪就躍出紙張變成真,彥次沒想到這些栩栩如生的妖怪,竟讓世界也不得安生。
妖怪世界與人類世界相互重疊,卻又不是完全相同的世界。然而,只要有重疊處,就會衍生出相互間的關係。
與妖怪相比,人的一生無比短暫,人們急於想在短暫的時間內過得更好,不時會背叛他人,相反的,有時也能將全副的愛投注在周遭人身上。
河童彌彌子、小春、硯台精、與深雪邂逅的天狗,也都是如此,但因為和人類的關係,他們就像人一樣,會對人寄予關心。
就算人再怎麼健康,總有一天也會拋下妖怪,走入黃泉。而與人類有深厚情誼的妖怪們,由於擁有漫長的壽命,因而會與繼承前人血脈的子孫有所交集。
《付喪神古道具店》《一鬼夜行》描寫妖怪與人類交流,特色在於作者著重的不是降妖伏魔,而是將重點放在人類與妖怪的交流,日常生活中的異文化接觸,以及人類與妖怪間的人情故事上。
妖怪是自由奔放的生物,他們像孩子般充滿邪氣,順著自己的本能而行,快樂地過日子。在閱讀這段文字的瞬間,我頓時明白,自己對妖怪所抱持的印象實在過於狹隘。
這兩本書雖然將妖怪描寫成與人類很親近的角色,卻又沒將妖怪定位成是人類的朋友,這正是本書耐人尋味之處。
付喪神古道具店【一鬼夜行系列】(上下冊)
作者: 小松艾梅兒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出版日期:2013/05/02
#付喪神古道具店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圓仔三歲生日 保育員特製西瓜蛋糕
  • 下一篇
  • 時間脫離者 (시간이탈자) \Time Renegad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