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蝕心者

蝕心者 辛夷塢
十七歲的少女方燈和父親回到老家瓜蔭洲,租住雜貨店分租閣樓上。從她小房間窗口可看見曾經聲名顯赫的大家族傅家園子,因戰亂及時代變遷,幾房子孫早已遷徙海外,或住在城市的另一端。如今這破敗的傅家園子裡,只剩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園丁老崔和傅家的一個被遺棄的私生子傅鏡殊守著曾經的繁華記憶。
同樣孤獨和出身被鄙視的方燈對傅鏡殊產生特殊感情,不顧父親的責罵,翻牆進傅家園子探問人云亦云的秘密。
廢園裡有一石雕石狐,傅鏡殊說了這麼一個故事:許久許久年前的某一天,一隻孤獨漂泊的野狐狸闖進一座廢園,在裡頭發現一隻石狐。牠將石狐當成世上唯一的同類,終日與它為伴。
到了冬天,小野狐蜷在石狐身旁,想著要是它能活過來該有多好。為了讓石狐成真,小野狐按照佛的指示,掏出自己的心,放進石狐的胸膛。石狐活了,和小野狐共度了一段很快樂的時光。但活過來的石狐漸漸厭倦困在廢園的日子,努力修成正果,擁有了人形,就這樣一去不回。
被留下的小野狐整日在廢園遊蕩,因為沒有了心,不會老也不會死,等待牠的,只有無窮無盡的壽命和寂寞……
而她和他無法分割的命運,就是從這座廢園開始。對方燈來說,她的世界裡沒有太陽,傅鏡殊就像是一道微弱的光,雖不如太陽明亮,卻足夠照亮她眼前的道路。可她知道,傅鏡殊的世界裡其實也沒有光,所以,方燈決定幫助傅鏡殊。如果他是鏡子,那她就是燈。這樣,她就可以照亮他,並且在他的折射裡也看見光芒。
能夠守望著自己所愛之人,能夠知道對方心裡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麼即使自己始終行在暗夜裡,想必也是幸福的。
當金錢權勢成為家族內鬥戲時,這被遺忘的最後血脈終於無法抵擋俗世的誘惑竟也加入,為達目的竟連方燈的心意都不顧,毀滅她的最愛。
以為《蝕心者》是寫豪門爭產爭權的內鬥,其實辛夷塢寫的還是愛情,但這一次的愛情,不是《致我們終將逝去青春》校園戀情,辦公室愛情。這一次的愛情從發生的那一刻,就多少帶了一點傳奇性,除去了家族關係帶來的百年糾葛,藉由男女主角的愛情掙扎,讓所有的人性現實醜陋面孔呈現在讀者眼前,愛情,不再是言情小說裡一貫的死去活來、你儂我儂的舊模樣,帶著斷裂錐心泣血,那種悲劇效果是觸目驚心的。
二十萬字的長篇小說,每隔幾章就死去一個跟方燈有關的重要關係人,這麼做都是為了保全傅鏡殊的「正統性」。令人費解的是方燈對傅鏡殊產生愛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很篤定地知道傅鏡殊並不愛她,之所以還堅持十二年的時間,只不過是因為有些時候,即便你的那些戲碼感動不了別人,感動感動自己也是好的。
也或許,世間每一對痴男怨女裡,總有一個是石狐變的,另一個就是又痴又傻的小野狐。
至少,那能讓人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找到自己的體溫。而脆弱的時候,沒有人會挑剔一個可以相互取暖的物種。
蝕心者
作者:辛夷塢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4-01-23
#蝕心者  #辛夷塢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方糖
  • 下一篇
  • 海的蓋子《There Is No Lid on the Sea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