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宮部美幸 鬼怪 竹林裡
百物語是一個日本民間習俗,傳聞聚集百人,每說一則鬼故事就吹熄一根蠟燭,直到第一百根蠟燭熄滅,妖魔將會現身,因此人們會在第99個怪談前止步。
宮部美幸這本《暗獸:奇異百物語》不是用來嚇人的靈異小說,真正主導故事的不是四則物語裡出現的鬼怪精魅,大部分的篇幅都是在說人,僅讓鬼魂於結尾翩然一現。
鬼怪神佛在故事中沒有制裁或是決定人類命運的作用,無法解答的超異常現象,便推諉給鬼,鬼成為故事中最好的理由。可見人心才是最恐怖的。
〈竹林裡冒出一千根針〉是古早人對雙胞胎的恐懼,兩對父母,一雙女兒,因為疼愛才會憎恨,愛與傷害成為一體。為了掩飾恨意,婆婆的亡靈成為奪愛兩家人的提款機。鬼可以引動故事契機,提供人類異常強大的力量,能展示欲望,達成心願。鬼也是一面鏡子,人類透過它照映出自己的臉,於是故事中有餓鬼相,有千隻針穿刺人偶上的滿目瘡痍之貌。
〈暗獸〉,是我最喜歡的一篇,習字私塾的大師傅帶著妻子搬到長久無人居住的空屋「繡球花宅邸」,意外發現一團天真淘氣猶如孩童的黝黑生物,取名為黑助。黑助到底是什麼呢?它是因為房子感到寂寞而凝聚成的魂塊,一旦有人陪伴,吸引人類太多氣息便會消亡。深深戀慕人類,僅僅是相伴,卻無法待在人類身邊,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輕,存在何其艱難。
為保護黑助,老夫婦決定搬離大宅邸。大師傅對黑助說:你又會變回一個人,獨自住在這座大宅裡。不過,雖然一樣孤獨,但你已與我們相遇前不同。我不會忘記你,初音也不會。
儘管分隔兩地,各自過著不同的生活,我們永遠都會想念你。當月亮升起,我們會想,啊,黑助現在應該也望著月亮,放聲高歌吧。當春暖花開時,我們會想,黑助可能在花叢裡玩。下雨時,我們會想,黑助可能在宅邸的某處望著這場雨。
黑助,你將重回孤獨,但你不是孤伶伶一人。因為我和初音都知道你在這裡。你雖然孤獨,但並非孤伶伶一人。想念你的人,知道你在這裡。就算分隔兩地,仍能仰望同一個明月,觀賞同樣的花。縱然無法見面,還是能以此為支柱和慰藉,好好生活。這些話催出我的眼淚。  
〈逃走的水〉裡的「旱先生」,能把水喝光光阻攔澇災,卻無法阻止走山地震,人們不想奉拜它,就將它送回深山簡陋小廟中,能幫助人時,她就是留著厚厚的妹妹頭,轉著圓滾滾的烏溜大眼的「白子大人」。這是人類的思維,講求實用與分工分類,所以世上有怪有鬼有神,但能隨替換名字。
〈吼佛〉說的也是人心及情感,人性有善有惡,人心更是在善惡之間浮動,原本是為村莊所做的必須安排,卻變成懲罰,對與錯一體兩面,誠如佛與鬼同體異身。能替人醫治疾病時,一塊木頭也可以稱佛,寺廟裡法相莊嚴的大佛反倒了假佛,餓鬼獲得報復的大能量。〈吼佛〉中的假和尚行然坊親眼目睹這個矛盾,因此陰錯陽差走向追尋佛祖的路上。
人世間原來有很多事情是無法解釋和排解的,只能順勢引導,〈逃走的水〉結局是,既然山邊不能待,就讓神主到海裡去吧。適才適能,阻攔不如疏導,故事諭示的,是說故事人的智慧,但這是不能直接說出的。
只能聆聽,只能體會,令隱在的故事浮現,織就一幅人鬼交心的浮世繪。原來,善於聆聽的人,也才是善說故事的人,《三島屋奇異百物語》最能看出宮部美幸說故事的精純技藝。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作者: 宮部美幸
譯者:高詹燦
繪者:南伸坊Minami Shinbo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2/08/02
#宮部美幸  #鬼怪  #竹林裡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女兒父親
  • 下一篇
  • 楊絳的洗澡及洗澡之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