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寧靜咖啡館之歌《The Furthest End Awaits》

寧靜咖啡館之歌
吉田岬(永作博美 飾演)接獲律師通知,她的父親因船難失蹤時間過久,在法律上要以已死亡的方式作為處理,岬繼承了父親唯一的財產;一艘破舊的船屋,還必須代為償還父親債務。
她還沒聽律師說父親到底欠了多少錢,就一口答應說:「好,我會償還。」害律師嚇一跳,幽幽說了句:「這個時代,親情都比紙張還薄。」
從事烘培咖啡豆事業的岬,離開東京回到父親的老家能登半島石川縣,位在海岸邊的破舊木屋,三十年前她和父親住在這裡,後來母親帶她離開,再也沒回來過。
她堅信父親只是船難失蹤,總有回家的一天,所以將木屋重新改建成夜鷹咖啡館,每天夜色降臨,她就會點亮咖啡館外的路燈,路燈第一次點亮時,與咖啡屋一路之隔民宿小姊弟的弟弟翔太大聲驚呼:「亮了。」這盞路燈點亮了他們的心中世界。
山崎繪里子(佐佐木希 飾演)未婚生下兩個孩子,住在外婆留下的山崎民宿撫養孩子長大,她對孩子沒有耐心,在餐桌上總對她們大聲咆哮,對岬也很不友善。她前往金澤的酒店上班,一去就是好幾天,只留下泡麵讓姊弟倆裹腹,孩子拖欠班費,導師來家庭訪問總找不到人,還讓孩子跟她那右眼罩著紗布的男友(永瀨正敏飾)在家獨處,有沙與翔太非常害怕繪里子這個男友,會跑到夜鷹咖啡館看岬烘焙咖啡豆,實際是尋求保護。船屋也漸漸成了有沙與翔太內心溫暖的寄託。
夜鷹咖啡館成了有沙與翔太安身之處,尤其是岬知道有沙繳不出班費時,願意給未成年的有沙工作,教導她烘焙咖啡的知識,她對有沙描述店內咖啡豆時說:「這裡只是它們(豆子)與客人相遇之前,暫時落腳的地方。」
有一晚,永瀨正敏闖入咖啡館,擅自拿起岬父親留下的吉他彈奏,年幼時的岬只要哭泣,父親就彈吉他哄她,岬雖然對這來意不善的男人充滿恐懼,卻還是勇敢開口要對方把吉他還給她。
永瀨正敏企圖強暴岬,被及時趕到的繪里子出手相救後,岬原本要幫繪里泡杯咖啡,但是情緒仍未平復的她,根本無法拿穩熱水壺,繪里接手泡咖啡。岬坐在沙發上教導繪里泡咖啡的眉角時,幽幽地說:「有個人幫自己泡咖啡還真不錯啊。」
岬一直都是獨自一人生活,沒有感受到被人疼惜的感覺,直到繪里的出現,那杯倆人接手完成的咖啡,成為她們友情的開端。
繪里子的性格在這裡突然大轉變,她不再去金澤上班,在夜鷹咖啡館工作後,變成愛家又貼心的好母親,所有缺點都消失不見了,這轉變太奇怪了。
當岬聽到尋獲船難船員的遺骨時,她停止咖啡館的營業,開車前往發現遺骨的地點,這時船屋本來是岬等待父親的地方,在岬離開後反而成為繪里子一家大小等待岬的地方,繪里子也像岬一樣,每天晚上都點亮了路燈,當路燈不亮時,有沙就會感到害怕,因為路燈象徵著岬,路燈的光是象徵岬帶給所有人的溫暖。
片尾岬回到了咖啡館,繪里子帶著微笑說:「歡迎回來。」岬則回答:「我回來了。」
原本岬離開後,繪里子和有沙翔太缺了一角的人生,再次成為一個圓。
寧靜咖啡館之歌
《寧靜咖啡館之歌》節奏緩慢又寧靜,每個人都在等待,等待失蹤,離去的男人。唯一出現的男人永瀨正敏陰沉著臉從不開口,是個欺負女人和小孩的壞蛋。
兩個女人都受過傷,用眼流洗傷口,永作博美飾演的岬是這個故事的中心人物,低調沈穩的性格中又帶點憂鬱和神秘,她帶給周遭人溫柔又舒服的力量,卻又能感受到她生命中的苦澀。
廣告說《寧靜咖啡館之歌》是一部溫柔且療癒的小品,在慢節奏的劇情步調中,慢慢地修復受傷的心靈,同時慢慢品嚐一杯香純的手沖咖啡。
#寧靜咖啡館之歌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