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的老闆多田啟介,從大學畢業,進入公司當上班族,結婚生子,後來太太外遇,生下的孩子夭折,兩人連假面婚姻都不願維持下去,離婚後的多田回到真幌市,靠替人打掃庭院或幫忙搬家,假裝別人的兒子去醫院探望陪伴,幫忙接送孩子放學送補習班等服務維生。
這天他再次接受委託記錄公車抵達班次及抵達時間的任務時,在候車處遇見高中同學行天春彥,雖然兩人在高中時代幾乎沒有任何交集,但面對身無分文又無處可去的行天,多田還是讓他借住在自己的事務所兼家裡,從此開始一同生活。
原本只是單純地幫別人做事,誰知道因為行天的存在,事情總是突兀的複雜起來。
委託照顧吉娃娃的主人,因欠下大筆債務半夜搬家跑路,多田煩惱必須尋找原來的主人,徵求同意後再為吉娃娃找尋新的好飼主。行天自作主張把吉娃娃送給一名自稱是哥倫比亞籍名叫露露的妓女,多田一直感覺不妥,畢竟對方是個生活不穩定的妓女,將小女學生非常疼愛的吉娃娃給她照顧似乎也不好,但是由行天鬼頭鬼腦的安排,最後吉娃娃還是被送到露露家中,然而多田跟行天還成了露露跟海熙的朋友。
有天,行天的前妻三峰凪子帶女兒來找他,多田才知道行天結過婚,凪子有個同性伴侶,想要孩子才拜託行天跟她結婚。孩子出生兩人離婚後,行天跟小孩再也沒有關係,仍按月寄贍養費,多田付給他的薪水低到跟零用錢差不多,行天還是節儉拼湊,凪子聽了失笑:難怪會出現十塊錢的零錢。
當多田向行天說出他曾經的婚姻和孩子,他一直想忘卻忘不掉,不曾對人啟口的過去,在莫明其妙的狀況下向行天坦白後,他後悔了,要求行天隔天離開便利屋,而行天也乾脆的答應了。行天真的離開後,多田開始後悔,行天是無處可去的,當他辭去汽車業務工作又離婚,父母就與他斷絕往來。除夕前一天,多田收到快遞送來的超大門松,是行天訂購的。實在不知那人腦袋在想什麼,多田嘆氣。
我們看到書中的行天不太說話,一開口不是語出驚人的白目,就是語意不清的回應,顯見腦袋構造跟常人不太一樣。藏在看似神經大條的外表下的他,卻常常注意到很細微的地方,是個細心溫暖的人。
故事最後,新年假期音訊全無的行天,又和多田在同個站牌下相逢,兩個人內心應該都有失而復得的喜悅,但表現在外的仍是一貫的冷淡,加上無厘頭的對話,多田再度把行天給撿回家了。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小說故事淡淡的,沒有太多火花起伏,講述寂寞的真幌市,有間「多田便利屋」,前來委託工作的每個人都會帶著不同的故事找上門,雖然未必是悲傷的事情,但是都隱藏著難以言喻的傷感。
寂寞的兩個男人,住在一起,努力在寂寞中追求微小的幸福,但他們或許都不覺得自己在追求什麼。但努力生活著,為別人帶來暖意,關於多田的失敗婚姻,行天的無私付出,還有故事中人物的遭遇,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向別人啟齒的傷痛,而且在表面上總是看不見任何傷痛的痕跡,卻是悄悄在心裡漫延著。即使無法恢復原狀,還是可以修復。也許會為無法彌補的錯誤後悔不已。
就像作者說的:幸福可以重來。幸福會帶著不同的型態,以不同的方式悄悄地回到追求幸福的人身邊。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まほろ駅前多田便利軒》
作者: 三浦紫苑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4/12/28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哀傷紀
  • 下一篇
  • 哪些星座有戀家情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