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微甜,微苦,不能說的舊事

奧村總經理送你這巧克力根本是騙小孩子的嘛。餅妹看見尤副理拿出來的巧克力,立刻嚷嚷。
小玉兒瞄一眼說:搞不好那是他上個月情人節時收到的義理巧克力。
有可能喔。如如猛點頭。
胡說八道,這是我們在機場時他在免稅商店買的,要送給我家小孩吃,尤副理急著解釋:他們都住校暑假才會回家,那能放到那時,妳們幾個快把糖果分了。
聖心後退一步:我不吃,誰拿給我,剁掉她的手。
大姊頭擠過來,將桌面糖果掃進懷裡:都怕胖怕死不吃,我不怕,統統給我,幾百年沒收過情人節巧克力了。
老扣扣啊,誰還送情人節巧克力給妳,陳桑嘴毒地說:又不是錢太多做善事。
喂喂,陳桑你講話客氣點,我跟大姊頭同年,你說她老扣扣,連我也罵到了,還一次罵到好幾個。裴姨終於出聲,想當年恁祖媽情人節也是收到很多巧克力跟玫瑰花或是禮物。
三十幾年前的故事不要拿出來講。陳桑指著尤副理,想當年他剛來公司是多搶手的小鮮肉,多少女孩子圍著他轉,爭風吃醋動手的事時常上演,多少情同姊妹的女孩子為了這個人反目成仇。尤其是那個老蕭除了剷除假想敵,還不顧女孩臉面親自對他求婚,一求再求,他一再拒絕,後來乾脆閃婚,害她們這幾個可憐人成了老蕭的出氣筒,整個職場跟地獄沒兩樣。
你少誇張了。尤副理拿顆糖丟陳桑。
我說的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不然問小魚,我有說謊嗎?陳桑轉向我。
小——魚——尤副理拉長聲音。
那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趕緊撇清裝傻。
我來說,我什麼都知道,燕子揚聲高舉右手:當年老蕭除了打電話去尤副理家跟他求婚外,在公司也跟他求過婚,還保證結婚後,絕對良善侍奉公婆,與大姑們和諧相處不生事端,對同事不造謠陷害,害人被開除。尤副理非常沒慈悲心居然說:若這世界只剩老蕭一個女人,還是寧願出家當和尚,也不娶她。妳們評評理,這句話多傷人心,難怪老蕭要心理不平衡,整肅小魚她們這群人。
阿金忍不住大笑出聲,裴姨打燕子一掌笑罵:就知道妳嘴巴特別寬,藏不住秘密。
這很多人都知道,不算是秘密,是一樁陳年舊事。燕子說。
尤副理翻白眼:我又沒要成佛成仙當聖人,為什麼要慈悲心做善事答應她的求婚,讓自己跟家人受苦。
那你就忍心讓我們在她的毒手下討生活那麼多年。佳慧雙手插腰。
沒辦法呀,我能想的辦法都想了,能拜託的人都拜託了,調出不去別的單位,能怪我嗎?尤副理哀怨地:我也被她騷擾很久,也算受害者捏。小魚,妳現在笑得出來齁?當年妳可都是隨時要掉眼淚的模樣。
因為我知道忍字可以寫很久,當年那微甜微苦不能說的舊事,今日回想已微不足道,昨日已遠去,當年老蕭對我的傷害,看扁我,散播不是事實的謠言,我對人生和愛情有我的要求,不在意別人怎麼說,那麼多那麼多的討厭和憎恨,很久以後才知道都不是我的錯,她對我做的事,後來在她自己身上重演,而她所承受的哀傷苦楚不知多過多少倍,落井下石的人太多了。
我能從每天隨時要掉眼淚的模樣到笑聽這些舊事,時間是最好的療藥。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戀戀銅鑼燒《An》
  • 下一篇
  • 12星座五大吵架冠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