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年的氣味

年的氣味
小時候過年是重要的大事,時間進入農曆十二月,年的氣味就開始出現,家裡開始準備各種年節食物。
廚房地上大鋁盤放滿了五花肉條,老爹在炒菜鍋炒香八角鹽花椒,接著將炒好的調味料塗抹在五花肉條上,媽媽拿來褐色深口罈子將肉層層堆疊,倒入醬油高梁酒冰糖,將罈口密密實實封好,上面再壓上一塊大石頭,避免空氣跑進去。
小孩被嚴厲告誡不許去碰那口罈子,接下來每天晚上老爹都會翻動肉條,將最下層的肉替換到上層,讓所有肉條浸泡到醬汁好入味。
兩星期後,醃漬好的肉條一一掛上竹竿和香腸一起在冷冷的冬風裡散發迷人的香味。在小院子玩跳房子的我,看媽媽細心的按時翻面,讓每條鹹豬肉都能曬到陽光,就知道,要過年了。
年的氣味
(圖片取自網路)
年初二玲表姊會來接媽媽回舅舅家,等待時間,會先吃幾塊煎蘿蔔糕配蒸熟的鹹豬肉。年初四,她會跟阿彬表哥,阿樟表哥,小真表姊來家作客,指定要吃鹹豬肉炒蒜苔,據說蒜苔裹滿鹹香油味,比肉更好吃,好吃到不小心連舌頭都能吞下去。我不吃肉,根本沒辦法描述老爹醃漬的鹹豬肉到底有多美味。
還記得那年代年味特別濃,除了自家做的臘味外,還會自己做年糕,發糕,蘿蔔糕。年糕都是請人磨好米漿,再把米漿裝進布袋,綁在長板凳上用石頭壓好把水分瀝出,
年的氣味
(圖片取自網路)
壓乾成粿塊,再拿去隔壁巷子阿婆家,用大灶蒸煮。我喜歡看做年糕的過程,粿塊壓成粿粉再加入紅砂糖揉勻分裝進方形或圓形的容器,再放進竹編大蒸籠去蒸出糖年糕。
蒸發糕的過程最為神秘,那時刻的廚房嚴禁小孩,孕婦進入,因為怕小孩一直問發糕幾時會好?據說這代表來年家運發發發的發糕就賭氣搞自閉,發不起來了。
硬硬的糖年糕是初一到初五最好的零食,切片裹上麵糊煎到兩面金黃酥脆,或是裹層薄蛋汁煎到柔軟夾加了辣椒香菜炒好的鹹菜吃,蛋的濃香味和鹹甜滋味在舌尖跳躍非常奇妙。有次在同學藍寶家,吃到她姊姊用炭火烤的焦香的年糕夾李仔鹹,滋味更妙。
龔小杰姊姊煮的桂圓紅豆年糕湯又是另一種美味,讓我回家後一再說了又說,還要求媽媽明年我們家也蒸紅豆年糕吧,我媽媽回:紅豆年糕容易壞,不稀罕。
等我開始工作第一年領到年終獎金,跟同事去那時還很熱鬧中華路夜市買新衣新鞋外,另買個紅豆年糕,大年初一中午煮了記憶裡的桂圓紅豆年糕湯,只是普通甜湯,那股香甜滋味是被記憶美化了,或者是大量生產的年糕和自家製作的還是有差別吧。
除夕夜的年夜飯是一年最豐盛的,飯桌正中央擺著黃銅火鍋咕嚕咕嚕響,圍繞周邊有紅燒蹄膀,長年菜,紅燒大黃魚,全雞全鴨,滷豆腐干海帶,冬筍燴海蔘,紅燒白菜肉丸子。我還記得二十年前去二舅家,玲表姊還說起以前過年最愛來我家吃屘姑燉的蹄膀,鹹豬肉炒蒜苔,鹹豬肉炒甜碗豆蘑菇,什錦麵那樣的念念難忘的美味再也不曾吃過。
媽媽只是微微笑不答話,那時候她因腿腳不好很少煮菜了,更別說醃製鹹豬肉這樣費工的活了。若有做,也像辦家家酒似的醃製三條鹹豬肉,曬三條蘿蔔乾,一顆高麗菜乾,煮少少一份,獨自慢慢吃,因為我們是不懂得欣賞那種古老的滋味。
過往年的熱鬧氣味猶在眼前,細想都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時光匆匆過,年的歡樂繽紛氣味早已逐漸淡去散去,變成記憶的一部分。
#年的氣味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安妮日記《Het Achterhuis》
  • 下一篇
  • 我的少女時代《Our Time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