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派特的幸福劇本《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派特的幸福劇本
許多時候,我們向上帝祈求一樣東西,但祂好像置若罔聞,無論我們祈求得有多麼用力多麼大聲,祂不給就是不給。
派特就經驗了這樣的過程。從精神病院回到父母的家中療養,他失去婚姻、金錢、工作、房屋、車子、名聲,甚至失去關鍵性的記憶,連過去數年的歲月都搞丟了,他總是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自己忽然就進入前中年期,而周圍的人對他的過去全都欲言又止。
因為一無所有,三十五歲的派特還像個十五歲的少年一樣,必須與父母同住,忍受父親的冷漠,接受母親的照顧。也像個十五歲的少年,派特回到了青春期一般的純情,「與妮奇復合」像是一句他給自己下的咒語,成為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的執念,因此他拚命健身,改變自己暴躁易怒的個性,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個讓妮奇更喜歡的人。他也天天禱告,求神讓妮奇回到他的身邊,可是一切的努力似乎只是徒勞,妮奇還是像一縷消失的輕煙,從未出現。
故事一開頭並沒有解釋派特是得了什麼病,讀者只知道他似乎住在某個精神病院好一陣子了,究竟多久,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派特的媽媽經過一些奔走,終於讓他離開病院,接回去同住,並為派特找了一個不錯的心理醫師,讓派特定期回去醫生那裡評估狀況和用藥,以及接受心理輔導。
回到家後,派特爸完全不友善,連一句話都不願意和他交談,但派特還是極力避免讓自己再被送回那個「bad place」,他的狀況還沒好到可以正常生活──他還不能去工作,還是需要藥物控制中,他甚至感覺起來有點精神退化,三十幾歲的大男人了,卻言行思緒像個少年。所以派特每天都在家健身,出外跑步,偶爾和弟弟,爸爸一起看足球賽:他們一家都是老鷹隊的支持者,也只有在有足球賽轉播時,他爸爸才會和他共處一室,而他已經結婚生子有自己家的弟弟也會回家,一起為老鷹隊加油。
多數時間,他期盼等待著和太太妮奇的「分離期」正式結束,可以和妮奇重新團圓。所以在這段時間,他算是努力地過好規律的每一天,運動,看書,看球賽,並定期去醫生那裡接受輔導,他相信只要自己趕快康復,他就得以結束和妮奇的「分離期」。
然而在這個看似無望的過程裡,許多事情已悄悄不同了,一些舊的關係改變,一些新的關係發生。在日復一日的平淡無奇之中,其實隱藏了奇蹟般的存在,就像滿天烏雲,表面一片灰暗,但那背後其實有著滿滿的陽光,當關鍵時刻來到,瞬間就會照亮全局。
有天,派特的兒時同伴邀請他到家裡來共進晚餐,他的太太還安排了自己的妹妹蒂芬妮來作陪。蒂芬妮脾氣有點古怪,她不高興姊姊把自己介紹給一個神經病,可她對派特也沒惡感,晚餐後派特送蒂芬妮回家,她直接邀約派特上床,不過派特拒絕了她,他秀出手指上的婚戒表明自己已婚,蒂芬妮突然哭了起來,派特心軟地抱著她,安慰她,最後兩人莫名所以哭成一團。
從那晚後,蒂芬妮每天都加入派特的路跑行列,他有心保持距離不想深交,但蒂芬妮也絲毫沒有要交談的意思,兩個人就是這樣,每天沉默地一起跑著,結束時連再見都沒說。
聖誕節蒂芬妮騙派特帶他去找妮奇,一身的新衣新鞋新手錶引起不良少年覬覦,被搶,打成重傷入院,然後派特生病前最重要的那段失去的記憶,終於回來了,他終於記起他和妮奇之間發生了什麼事,而導致他入精神病院。
世事往往如此奇妙,我們對上帝祈求一樣東西,卻苦求不得,然而過一段時間之後再回頭看,才發現我們得到的是更受用的禮物。也許祂給的不是我們想要的,但一定是我們需要卻不知道的。
就像那場把派特送進精神病院的災難,看似是派特的末日,但他的生活早已悄悄毀壞,崩塌是必然的過程。
而從長遠來看,那未嘗不是另一個新生的開始。或許我們也可能像派特一樣,人生曾經走到了谷底,但一無所有卻會湧現一種奇異的力量,因為再也沒有什麼可失去了,反而會生出不可思議的勇氣。
也許烏雲曾經遮蔽了光亮,但雲後的光從來沒有消失,就像那看不見卻確實存在的愛一樣。
所以我特別喜歡派特在擁抱他的弟弟時說的那句話:「我一無所有,除了愛什麼也不能給你。」是啊,人所能擁有的是什麼?
所能給予的又是什麼?不就是愛嗎?有愛的人是永遠不會懼怕失去的,因為那才是真正的財富。而給得起愛的人,一定也是被愛的。
派特的幸福劇本(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電影書衣版)
作者: 馬修.魁克
譯者:謝靜雯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3/01/31
#派特的幸福劇本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日劇→掟上今日子備忘錄
  • 下一篇
  • 野蠻遊戲《Jumanji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