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選舉是一時;不需太較真

早上出門前看了溫度預測6度,體感溫度1。室外有如冷凍庫,冷風刮在臉上如冰刀似的,手指凍的完全不聽使換,天氣真是酷寒啊。
老大問:小胖跟雅惠有沒有來上班?
小胖揚聲:我今天穿六件衣服,貼3個暖暖包,所以敢出門。
雅惠小聲地:今天沒下雨,風也比較小,就敢出門。
不管胖子或瘦子都不怕霸王寒流,沒人請假,很好很好。
敏芝還要再請假,她兒子昨天拿醫師證明跟假單要我交給你,裴姨遞給老大兩張紙:拿去。
敏芝現在是怎樣?休那麼多天還請假,老大戴上老花眼鏡:蛤?憂鬱症復發建議住院治療。可憐,最該憂鬱症住院治療的馬總統都還上班的那麼起勁,她有必要傷心到這種程度嗎?選舉是一時不需太較真。
阿扁第一次選上總統時,敏芝在這裡聽到開票結果氣到哭,好好插嘴。她還跑去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參加抗議,叫李登輝下台,啊,就馬英九被丟雞蛋那次。
那雞蛋該不是敏芝丟的吧?姚主任充滿興致地問。
那可能,她在那裡抗議喊口號,後來還是她老公去帶她回來的。
兩顆子彈連宋選輸那次,我跟敏芝每星期都去參加遊行抗議活動,紅衫軍倒扁圍城也有參加。老大說。
當年那麼熱血啊。那,你們這次怎沒人包圍中央黨部抗議?姚主任問:開完票一夥人一拍兩散,什麼事都沒發生似地。
呿,他們一群人幹的好事,敗選早就心知肚明,我們還抗議什麼,隨便他們去窩裡反。老大翻白眼。
阿金悄悄告訴我,她公公那六十多年黨齡的老鐵票竟然不去投票,難怪朱立倫選不上。
是喔,阿金的公公把選舉投票的事看的慎重無比,而且永遠只投正藍。當年宋楚瑜脫黨參選,明知他的勝算比連戰高,也不投他,還亂罵他是亂臣賊子。這次換柱後,她公公就揚言,絕不去投票,誰來拜託都不去。連她婆婆說:你真不投票?朱立倫跟國民黨都會輸喔。若是以前聽了這話,她公公鐵定氣到破口大罵,這次竟說:讓他們去敗選,看會不會徹底反省。
那一百多萬不出來投票的藍營支持者差不多都是那樣的心態吧。
像敏芝傷心失望到憂鬱症復發住院治療,實在是跟自己的健康過不去。
選舉是一時的,不需太較真。誰選上總統,我們小老百姓照樣要過日子,要想回到台灣錢淹腳踝的年代,我看是不可能的事了,但從泥沼裡踏出來,應該有可能。
今天雨天,明天或就晴天了不是嗎?再不然還有後天,大後天啊。就這樣,一日一日往前走,日落後,新的一天又會開始,就有新希望。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海街日記《日語:海街diary,英語:Our Little Sister》
  • 下一篇
  • 故事團團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