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福晉賣炸物

福晉賣炸物
好久沒吃燒仙草了,在這種陰雨綿綿的天氣裡,想著熱騰騰的燒仙草,加粉圓,加芋圓,加湯圓......就想流眼淚。裴姨發新出入證給我們時,邊碎碎唸。
為了堵住裴姨的碎唸,阿金給佳慧下命令:打電話訂燒仙草,收錢。
佳慧去超商取網購品順便去拿燒仙草,還拎回一袋炸地瓜條。
是誰說不再吃油炸食物,現在又買回一袋炸地瓜條。裴姨大聲問。
不是買的啦。佳慧打開紙袋。
那麼是妳搶劫來的。兒麗問。
唉哟~妳們這些人左一句右一句的,等我講完才可以插嘴。
那妳講重點,講快點,講話慢吞吞,命短一點,還聽不到妳講完。小玉兒催促。
賣燒仙草隔壁不是有一攤在賣紅豆餅,炸地瓜薯條薯餅的,我只是好奇瞄看看櫥櫃一眼,結果那歐巴桑很大聲叫我的名字,嚇死我囉,妳們知道那阿桑是誰嗎?就以前來做半年臨時工那個春琴福晉。
春琴福晉??眾人頭頂冒出一排問號。
齁~就迷馬景濤迷到寫信給他,說要去他家免費煮飯洗衣打掃,後來格格戲看多中了戲毒。那次她請假要回高雄,在假單上寫我的阿瑪跟額娘過七十歲生日兼慶祝結婚五十週年,她跟王爺要帶貝勒爺跟格格回去祝壽。當時傅課長揶揄她:果真是時代變了,王爺落難種竹筍,春琴福晉來這裡當臨時工。
她回傅課長:國父推翻了清朝,皇帝都要下鄉勞改了,王爺不過是種竹筍而已,不算落難。
佳慧話還沒講完,裴姨就咯咯咯大笑~原來是那個活寶春琴。咦?她之前不是在賣五金百貨,怎改行賣起炸地瓜薯條來。
說房租漲太兇,賣那些鍋碗瓢盤,付掉租金,跟貝勒爺顧店十二小時換算下來等於做白工。所以,店收掉,貝勒爺去當送貨司機,少福晉去年被面版廠裁員,找不到工作,想說愛吃紅豆餅嘛,就租個小攤位作點小生意。
那妳還白拿春琴福晉的炸地瓜。阿金嚷。
她說要請大家吃的嘛,硬塞給我的。佳慧委屈的癟嘴。
好啦好啦,不要擺出那種臉,人醜,再癟嘴更醜。下班帶我去找春琴福晉,我拿錢給她,敢不收,是想試看看皇太后我的鞋穿幾號嗎。裴姨搞笑的抬起她的腳朝上蹬了蹬。
我們每每春琴福晉喊不停,蔡經理就戲稱很會講雙關語的裴姨為皇(黃)太后,那段時間職場裡常冒出:裴皇太后,妳們家春琴福晉,又沒仔細確認,東西做壞了,寫悔過書,送修。
春琴福晉的詳細面貌我已太不記得,倒是她那火雞似的咯呵咯呵的笑聲難以忘記。
以及追看還珠格格,分成紫薇爾康派,小燕子五阿哥派,爭論不休時的美好時光。
#福晉賣炸物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巴黎假期《Paris Holiday》
  • 下一篇
  • 奢侈貧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