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的食指

女人的食指 向田邦子
1981年搭上死亡班機的向田邦子,據說當年就是來台灣取材而趕上三義空難,那時正在雜誌連載的雜文專欄,如今集結成《女人的食指》。
這本散文集跟她過去的著作一樣簡單動人,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擁有把日常瑣事變得充滿趣味的本領。向田邦子依舊熱心聊著那些生活瑣事:編劇甘苦談、器皿、料理、旅行、開店經。寫旅遊到非洲、南美亞馬遜河讓人覺得她又怕髒又快樂。寫自製料理小菜、開餐館的準備過程一點也不乏味,讀了還會想用這些經驗談當作檢視餐廳的品質標準。
一是材料,二是刀工。沒有三和四,五是器皿。這,是我的信條。材料絕不能小氣,要買最好的。〈廚師志願〉
我靠寫字賺錢已有二十年,但比起拿筆的時間,拿筷子的時間肯定更長。長的是過日子,短的是創作。所有最戲劇的,都從最平常的日常茶飯事而來。《女人的食指》
向田邦子肯定是個食慾強大、脾胃健壯的女人,標準的吃貨一枚。從文字裡大量與食物有關的經歷與童年回憶、不厭其煩對某樣食物身世的追本溯源,可以輕易看出,向田邦子有多愛吃,能吃,懂吃 。她寫的劇本角色大多數也很重視吃。不論劇本或小說,總是有許多篇幅圍繞著餐桌周圍發生。
她自己的理論是:「編劇的體質與個性,會反映在劇中人物上。胃不好的編劇寫的人物,好像總是會胃痛,氣勢上不來,收視率也欲振乏力。」〈家庭劇的謊言〉
她甚至直言,寫作其實並非人生第一要務,做菜才是。熱愛做菜的向田邦子跟妹妹曾經在東京赤坂經營過一間小食堂,店名如其人坦率直接,就叫做「飯屋」。
在〈飯屋繁盛記〉一文中,她叨叨絮絮說明開店理念:難道就沒有那種美味便宜又乾淨、女人一個人也能放心光顧的日式飯館嗎?坦白講,離開父母身邊十五年,替自己一個人煮飯也已厭倦了……再加上我生長在唯有餐桌特別熱鬧的家庭,外食和一湯一菜的簡餐總覺得吃起來很冷清。精心挑選的米飯、煮魚和烤魚、當季小菜。可以的話,若能再來個高湯煮油豆腐或一小口咖哩,那就更好了。
想想走進像一間飯屋這樣的日式食堂,走庶民路線,任何時候肚子餓了,只要掀開暖簾走進去,誰都能無負擔地坐下來吃一頓家常料理。端上桌的食物都是老闆現做愛吃的,小生意背後的動機也非賺錢,而是許多曲折的心事與溫柔的考量。
向田邦子深具庶民風格,卻能活出屬於自我的不凡品味。幾年下來一路追讀她的文章,她不是那種整天讀書談書的作家,而是把日子過得有品有格有一翻獨特心思的生活家。導演傅天余形容向田邦子是「當今小日子生活美學的祖師奶奶」,這句話轉念一想也是頗辛酸。
在《女人的食指》一書中,我們看到她對食物講究、熱愛旅行,也有一些工作上瑣碎的小煩惱。
無論在創作或生活上都有著獨特堅持的向田邦子,是所有平凡人的偶像。
女人的食指 《女の人差し指》
作者:向田邦子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4/01/09
#女人的食指  #向田邦子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迷你馬
  • 下一篇
  • 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