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瓶中美人《The Bell Jar(50週年紀念版)》

瓶中美人
十九歲的愛瑟聰明,才華洋溢,學業優異,她拿獎學金念名校,鋒芒畢露,大三通過一個競比的機會,暑假到紐約時尚雜誌擔任實習編輯,食宿完全由雜誌提供,同期被選入的女孩們個個優越,年輕的生命摩拳擦掌等待飛翔聲名大噪的天空,等待染上全新的繽紛色彩。
愛瑟看著身邊女孩們的放浪行骸行為,無法認同,她和女伴終日晃蕩卻感隔閡。為表現合群去逛百貨公司,參加各式各樣派對,甚至用獎學金買昂貴服飾,即使紐約以華麗物質誘惑開場,仍留不住這位高材生的注目與歡欣,她仍是處處感到憂鬱困惑,她永遠有「不存在」「不屬於」之感,女孩的派對或者搶眼的表現,她都有種置身在外的格格不入,對自己的整個生命,她也只覺得:我為什麼在這裡?而以往憧憬的愛情也不了了之,這是一場虛妄的戀情,充滿世俗心機計算的欺騙遊戲。
小說中段,普拉絲寫到愛瑟因沒通過寫作班的申請,而開始懷疑自己的才華,忽然,一切的虛無感就這樣占滿了整個世界,生命只剩下空蕩的軀殼,外在成了荒原,她站在空蕩之處,求救無援。如走進魔鬼盛宴的詩天使,純淨心靈卻被人世的虛偽與算計吞噬,她原本就冷眼看世間,這時只好自斷翅膀,住進療養院。
《瓶中美人》是一本近乎告白的小說,彷彿是普拉絲預演死亡前的回憶錄,滿紙荒涼言,卻是處在車水馬龍的紐約,既是青春,又是繁華城囂,但一幕幕的鏡頭都是那樣地察覺到自身在此俗世的幻滅感,一個由庸俗大眾所統籌的世界,高傲聰明孤冷的普拉絲找不到自己,她如站在尖針上眺望青春,卻更加迷惘。
她關注死亡甚比活著重要,小說一開場就是書寫女主角我(愛瑟)注意到當年一場處決事件,小說後半段,普拉斯更是以苦為樂,以死為生,耽溺在自毀的躁鬱重症狀態。青春時光成了憂鬱的焚化爐,將世界化為灰燼。
此書當年出版後的一個月,普拉絲這位才情女詩人即自殺身亡。開瓦斯,在一個惡寒的倫敦天將亮時刻。
這本以虛構文體寫出的小說,卻更忠實還原了普拉絲的青春病體,她原本就是一個精神體質容易崩毀的人,小說幾乎是分裂兩半的書寫(就像她自己描述精神官能症的分裂般),小說從原本的紐約出發,最後以療養院終。
《瓶中美人》小說原名The Bell Jar《鐘形罩》,被罩住的靈魂與身軀,渴望穿出密不透風的窒息感。猶如坐在一個鐘形瓶下方,在自己的酸苦之氣裡熬煮著情緒,慢慢燉煮,自作自受著,這非常貼近憂鬱症者的書寫。
《瓶中美人》正是普拉絲站在感情的風暴上回顧青春時期的紐約崩毀窒息事件,透過故事主角愛瑟,女詩人以動人精準的意象描寫,帶著如詩的語感,描繪令讀者窒息的青春動盪與紐約寄居生活。她是那樣毫不留情地寫出家境富裕女孩世界的虛偽,還有歷歷指陳時尚雜誌的造作與紐約生活的浮誇,同時也不吝惜寫出沉浮其中的迷惘與不知所措。
如果你想寫作,卻被憂鬱的黑暗之心囚住。那麼普拉絲的人生會告訴你這個寫作行業與愛情婚姻的艱困之處。
如果你覺得你不屬於這個世界,那麼日復一日的日與夜就成了難題。為何人會覺得不屬於這個世界?因為疏離,因為崩毀,因為隔絕,因為孤獨,因為背叛,因為悲傷,因為失去所愛,因為鬼魅重重,因為了無生趣。
作家以其黑暗靈光,照亮來者的路途,前行者是顛簸的,她的文學重量自此被重新度量。她成為一個文學靈光,因為抵達了人生與創作藝術的難度。詩人的離去,不必八卦她,因為作品才是她的重量之所在,沒有作品,一切不過是灰飛煙滅。
光亮與黑暗在作品裡,原本就是形成層次的共生結構,在生命的旅程裡也是。但誠實面對不容易,這也是為何《瓶中美人》這本小說有其重要性了,讀《瓶中美人》應該還原普拉絲當時的身心狀況,可以想像這是一趟艱難的回憶書寫,企圖自救的詩人,終於寫出了憂鬱之心,她或許沒能救了自己,但卻可能救了他者。   
瓶中美人(50週年紀念版)
作者:雪維亞.普拉絲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3/09/05
#瓶中美人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八方夜市茶花展
  • 下一篇
  • 總被女人討厭的女生星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