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廚房的女兒《The Kitchen Daughter 》

廚房的女兒
吉妮的父母因意外而驟逝,葬禮結束後,過多親友湧入家裡,擾亂了吉妮熟悉的生活模式。從懂事以來,她害羞,有社交困窘障礙,凡是眼神接觸,身體碰觸摸都會教她抓狂,退縮。
等同陌生人姨婆的安慰令她非常不安,唯一能讓她解脫是食物,她躲到廚房,找出姥姥的麵包蔬菜湯食譜,依順序拿出刀具食材,「我把扁平的刀面放在一瓣蒜頭上,把拳頭往下壓,發出令人心滿意足的嘎碎聲。洋蔥就比較費事,我一刀一刀靜靜地劃過砧板,那充滿節奏感的韻律讓我整個人放鬆。」吉妮專心埋首於烹調,整個人沉浸其中,直到麵包蔬菜湯那撫慰人的芳香奶味陣陣飄散開來。
在準備拿湯匙舀湯時,看見廚房角落的冰箱旁,姥姥就坐在那兒的腳凳上。而她已經死了二十年。姥姥的鬼魂消失前,拋下警語「別讓她……」。
吉妮首先認定,姥姥亡魂警示中的那名女子,是一心理想賣掉舊家,讓她搬去和她們一家人同住,為了讓她正視自己的不正常騙她去看精神科醫生的妹妹艾蔓達。
在與妹妹抗拒的日子裡,她在父母房間鬆脫的壁爐磚塊後方發現一封父親寫給母親請求原諒的信,以及二十幾張陌生女子的黑白照片。
既然料理已逝親友的手寫食譜,可以喚出他們的魂,她決定把父母召回,與其說是解謎而召魂,不如說是想面對幽幽往事,一解長久以來無法開口的疑惑。
哭泣布朗尼蛋糕召喚出的依凡茱蘭(父親的醫院同事),讓她開始懷疑父親對母親不忠,比司吉和肉汁醬召喚出媽媽,母親不僅沒有解開她的疑團,反而留下一句「這件事很重要,你不能讓艾蔓達……」更讓她迷惑的話語。
自製的黏土終於讓爸爸現身,這次她是否真能因此解開心中困惑的謎團?雖然故事中有許多鬼魂接連現身,不過故事讀來一點也沒有恐怖之感,反而給人一種料理就是這麼充滿神奇魔力的美麗氛圍。
整個故事除了家庭謎團引人入勝外,書中還穿插著既衝突又溫馨的姊妹情誼,為了讓吉妮正視自己「不正常」的行為舉止,妹妹艾蔓達不惜騙了她去看精神科醫生史都華,她生氣「艾蔓達這樣騙我,妹夫布雷南竟然沒阻止她。」
另有看似疏離卻又親近的可貴友誼,拓展吉妮心靈版圖的每週會來家裡打掃一次的潔特和大衛。
潔特的猶太籍父母因躲避大屠殺,從羅馬尼亞逃到古巴,成年後的潔特為離開鬧革命的古巴,匆促結婚來到美國,不美滿的婚姻帶著兩幼兒,因吉妮母親的幫助她才得以逃離丈夫獨立生活。潔特偶爾會帶吉妮到猶太教堂,幫喪家準備食物,體認生者比死者重要的道理。
大衛是潔特的兒子,手因車禍受重傷,被吉妮的父親即時修復補救,妻子的喪生讓他責怪自己而心碎。為了轉移傷痛,大衛在母親的要求下幫吉妮代購雜貨,他始終走不出悲痛,孤立自己,吉妮從大衛身上看到將關心的人推得遠遠的自己,當兩人大衛漸漸成為她不會排斥接觸的男性友人,我以為他們有好的結局,結果大衛因吉妮召喚不出妻子的魂,情緒失控大暴走,選擇看似單車意外結束生命,這段安排看得讓我錯愕又惋惜。
吉妮從潔特那裡學到對人關懷的柔軟,當悲劇出現,兩個傷心人,擁有彼此終究是好事。潔特曾說過。
故事結尾,吉妮逐步走出孤獨,不再隱匿廚房,懂得用食物與人連結。烹飪是吉妮自我表達掩飾的方法,她對食物強烈專注,便由食物來舖陳,每個章節以料理為題,以手寫食譜為開端,整本書讀來,像是用食譜和家庭故事串連的飲食文學。
雖然有許多鬼魂在書裡現身,不過這不是一本靈異小說,故事裡穿插著衝突又溫馨的姊妹情誼,有著疏離又親近的可貴友誼,還有連貫全文香味滿溢的烹飪場景。
一本書是食譜的化身,一份食譜有生活的軌跡。
廚房的女兒《The Kitchen Daughter 》
作者:潔兒.麥可亨利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臺灣商務
出版日:2012/9/1
#廚房的女兒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130〉
  • 下一篇
  • 回憶中的瑪妮《Omoide no Marni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