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之器

花之器
《花之器》顧名思義就是用來裝花的器皿,陳淑瑤的散文集《花之器》「裝盛」許多寫花談草之文,做為書名的〈花之器〉〈小草盆〉描摹各色花器,器皿不僅是花草的家,更裝載許多故事,讀來特別有味。
寫在菜市場賣花的男人個性鮮明,賣花者免費贈送買花者花朵,出自於對遲暮花兒的憐惜,在作者看來裝嚴如聖火傳遞的過程。
寫颱風來前移數十盆栽入室,浩浩蕩蕩宛若大遷徙。或是陽光穿透虎皮蘭所形成的綠光琉璃,讀來皆有情趣。即使是排水溝壁上以水娟織而成的青苔,在作者眼中竟成了茂綠聖誕樹,正因愛花草成癡,連旁人書上的兵馬俑書籤竟看成了串串灰藍石蓮。
寫沙漠玫瑰和仙人掌花,在她筆下已非物,竟像個姿態美麗的女子。就這樣目光所及,隨手拈來皆是恬淡盎然小景,萬物靜觀皆自得。
陳淑瑤喜愛植物栽種,又善寫植物搖曳姿態,讓連不識諸多草木之名的讀者如我也讀得入迷。
這本清新散文裡還有不少速寫日常生活的短文,「像一個淒清的冬日在冰涼的街頭,回神看見一群落葉自地上飄回樹梢,瞬間一陣狂喜,整個精神都來了。當然是眼花撩亂,那是一群麻雀,而非落葉。我所寫的無非就是捕捉呈現落葉飄回樹梢的情景。我以為我有這樣的能力。」從山腳窩居搬至高樓,植栽與人需重新適應大樓家常的風,撲面的風塵。
也寫食與衣。雖然陳淑瑤直言較少寫食物,但幾篇寫食物篇章,大嫂的年夜飯,阿嬤手做的土豆糖仔,朋友母親的憶苦餐,讀來也令人回味無窮。寫鄰居悄悄將一袋鮮艷翠綠像匹青色綢緞的山蘇掛在門把上,袋上寫如通關密語的「如山蘇」,淡寫卻情意飽滿。寫衣如〈衣魚〉,特意拆開小生物的名,描述與友人彼此間互贈衣、魚,重新詮釋,一新耳目。
仿若微物之神,陳淑瑤坐觀植物瑣物之城,織綴生活細節,七年譜成《花之器》。
花之器
作者:陳淑瑤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4/06/09
#花之器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出埃及記:天地王者《 Exodus: Gods and Kings》
  • 下一篇
  • 沉睡的長髮公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