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橫山家之味

橫山家之味
橫山良多帶著妻兒返回位於湘南海邊的老家,參加大哥純平忌日的家庭團聚。
在公車上良多跟妻子由香里說不想在老家過夜,妻子反勸他難得回家一趟住一夜應該的。他還是想說服妻子:難道就不能是個快速的家庭的聚會嗎?
良多這麼怕回家是因為人到中年的他,從小就不符合父母的期望,過去有哥哥接掌父親醫生的衣缽,他一直吊兒郎當的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哪知哥哥為救一名溺水的國中生而溺斃,即使在當年傳為佳話,報紙還大幅刊登報導,即使被救起的國中生年年在忌日這天來上香感謝,那又怎樣呢?
誰能遞補大哥在這家中的地位與形象,誰又能免去這幾年父母的嘆氣聲,心中無奈地盼著另一個不成材的兒子回家。對良多的父親而言,他失去了那位讓他充滿榮耀的兒子,陰霾總是揮之不去,他退休了,仍不願拆除門口那「橫山醫院」的招牌,還是希望別人叫他醫生。
母親則老是活在回憶中,找尋聰明又孝順長子的身影,就連良多在飯桌旁幫忙剝玉米粒,也要把他的表現說成是哥哥的,難怪良多在老家沒有片刻愉悅,只想逃走。尤其自己又失業了,被動不願有所為,想做自己,活在兄長優秀陰影下,又怕被家人看輕的良多,也深怕父母的耳提面命,囉嗦一大篇,雖然在他們二老心目中,自己老早就是個沒有出息的兒子。
所有家庭成員到齊後,橫山一家人邊聊天邊吃點心,良多提著大西瓜到後面冰鎮,這顆西瓜代表小時候的美好記憶。
母親在廚房炸起玉米天婦羅,父親還是一貫窩在他的問診室,直到外賣的頂級壽司和鰻魚飯送來,全家人開始吃飯。
良多和父親的衝突是最直接的,說沒兩句火藥味就出來了,根深柢固的偏見,就這麼存在父子之間,未見改善。不過在海邊聊起棒球時,彼此都十分珍惜那短暫的溫暖。
良多的妻子由香里在跟他結婚前,是個帶著十歲男孩的寡婦,這次回家是第一次見到公婆跟大姑一家人,很有壓力,尤其她又帶個陌生男孩。從她一進門遞給婆婆禮物,稱讚玄關的花插得真漂亮,便可知她用心想讓她跟兒子能得到家人的對待。不過婆婆對她的評語卻是冷漠,娶一個離個婚的比一個寡婦好。
晚上就寢前,由香里對良多抱怨,這位婆婆對自己的兒子就像是客人,不像是家人。
《橫山家之味》是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所寫得電影小說,日本原名為《步履不停》,故事中的父子,母子,婆媳,夫妻關係在我們身邊也很常發生,常聽見家人對立關係的苦處,身為旁聽觀眾的我只能這麼說:生命不就是如此嗎?我們工作,我們飲食,我們生活,不停地走啊走,走啊走地。即使往生者的腳步已停下來,活著的人,含著淚也好,仍然不回頭也不斷地走下去。
橫山家之味
作者:是枝裕和
出版社:馥林文化
出版日:2009/4/1
#橫山家之味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如果。未來。
  • 下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128〉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