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閒聊

春蓮姊姊走進來時,臉上還掛著大墨鏡。她對我們說:各位早啊。
阿金接在她啊字尾聲:現在社會有那麼黑暗喔,大白天在室內妳戴什麼黑眼鏡。
很久沒見,裝一下神秘咩。她扶了鏡框。
春蓮姊姊這麼一說,上禮拜都沒看見她。妳排休幾天啊?
我休十天。沒去旅行,她壓低聲音:去割了雙眼皮,還沒完全消腫,才戴墨鏡遮掩。
一把年紀才去割雙眼皮,是錢太多,會咬妳啊。好好伸手摘下春蓮姊臉上的墨鏡,看不出來有比較漂亮。
春蓮姊推開好好:囉嗦啦妳。
認識春蓮姊十多年,看慣她的單眼皮小眼睛,突然變成雙眼皮,有點怪,但多看幾天就會習慣了。
姚主任冒出:原來的樣老美的,沒事割雙眼皮看了就彆扭。
誰老美?我台灣人,不是美國人,姚主任你是沒睡醒?春蓮姊翻白眼。
我當然知道妳是台灣人,我說老美是說妳長得好看,可不是說妳美國人。
齁~長得好看叫老美?你這大陸人講的話真難懂。我女兒一直稱讚你,本來想說不然你來當我女婿也不錯,現在反對,語言有隔閡,算了算了。
姚主任跳起來:開什玩笑,要我當妳女婿?別以為我不知道妳生三個閨女,要我當倒插門女婿,那可辦不到。
換春蓮姊跳起來:想選你做女婿,是我喜歡你這小夥子,什麼叫倒插門?你倒插我家的門幹什麼?報復我?再說你這麼大一欉,要怎樣插進我家的門?搞破壞喔。
妳們,妳們誰跟她說說倒插門是什麼意思。姚主任食指朝我們亂指。
他們大陸說倒插門女婿,就我們說的入贅女婿。
喔~~招贅叫倒插門女婿?喔~給我家招贅是很委屈你喔?再說現在那有招贅這種事,都嘛是說你來跟我們住,言語不通麻煩。難怪以前我阿姨要嫁給我外省姨丈,我阿公喋喋不休罵說:嫁給外省人,講話都聽不懂,不如剁一剁餵豬吃。
裴姨咬著筷子哼哼笑,她以前講過她母親嫁給她父親,她舅舅在訂婚宴一直反覆罵這句話。
春蓮阿姨妳講的話,我都聽—無—啦,不跟妳抬槓了。姚主任擺擺手。
我連桶子都抬不動,還抬槓。春蓮姊嚷。
老大進來,所有人自動禁聲。他環視我們一眼,說:再講沒關係,反正妳們人員都到齊圍在這裡吵吵鬧鬧的機會也不多了。
每天都好幾人排休。佳慧左右張望。
春蓮擠到老大前面:我休完十天假第一天上班,你不會跟我說……總經理要把公司收掉吧??
都沒有訂單,妳說公司會不會倒?
姚主任也擠到前面:經理,那張三千萬的訂單不會黃了吧?
你說呢?老大有氣無力對裴姨說:裴太太,明天人都不要排休,晨間會議再說。
裴姨要佳慧打電話給如如,叫她明天上班時,皮繃緊點。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對愛情很執著的三個星座
  • 下一篇
  • 捉妖記《Monster Hunt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