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Tiny Sunbirds Far Away》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
故事開始時,十二歲女孩恩典一家人住富裕商區高級大樓裡,有乾淨的水,清淨涼爽的空調,念的是國際領袖學校,出入有司機接送,好景不常,父親外遇,搬去和新情人住,失業的母親負擔不起房租,帶兩個小孩回到鄉下的娘家,開始另一個人生。
奈及利亞境內尼日河三角洲生產石油,當地人稱液態黃金,可這黃金並未帶給人民財富,石油都由腐敗的政府跟外國石油公司壟斷,反而因石油管線破裂嚴重污染土壤,空氣,河流和近海,當地無乾淨用水,電力不足,教育及醫療設施缺乏,居民普遍貧窮。
恩典的母親沒有足夠的錢,同時供兄妹上學,恩典被迫放棄學業跟著外婆幫忙接生,由小女孩目睹神蹟從女人的下體吐出一個個嬰兒,這真的是「恩典」,也是催迫小女孩成長的關鍵情節鋪呈。
十幾歲的男孩加入反叛組織,揹起槍枝,綁架白人,搶劫殺害在石油公司工作的本地人。恩典的哥哥艾基奇從小犯氣喘過敏,立志當醫生,一次意外受傷,他的功課退步到學校遭退學,艾基奇開始自暴自棄,當他得知母親將再婚,對象還是個英國白人,告知反叛組織來婚禮綁架吉米,本想炸毀輸油管,自己及同伴也受重傷身亡。
小說尾聲是恩典在外公外婆等親人祝福下即將隨母親和吉米赴英國展開新生活。
「我不再驚懼,因為恐懼已經離開了……幾秒後,飛機離地,向上滑進了天際,背對著奈及利亞的太陽。」這小說如同結尾所寫的:「明亮與陰暗同時存在……把一切都壓沉了,同時也把一切都照亮了。」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是三代女性的家族故事,用小女孩的眼光看人性的善惡,表面看這本小說是一個家族與愛情故事的變形,但三代人的故事只是一個包裝,裡面躲藏的更多是傷心的際遇敘述。
這本書對宗教施加給女性的禁錮也有新的想法與期待,比如思考出外要不要戴頭巾,女人對丈夫施予暴力能不能反抗,離婚女人追求幸福第二春的自主,女人生孩子的孤獨與苦痛,以及對女性慘不人道的割禮儀式。
小說最成功的角色應是外婆,兼具慈悲智慧又大器的外婆,支撐了這本小說的重要樑柱。外婆替人接生時,對著某個沮喪想死的產婦說:「他們是妳靈魂的一部分。如果妳傷害他們,就等於在傷害自己。」「我們可不是活在過去。」
恩典的母親也是一個堅強的女性,離婚後,獨立照顧起兩個小孩,當外公將恩典的學費用來娶第二個老婆時,「我要讓恩典受教育。」失婚的母親吶喊著,不願讓女兒像自己沒受到足夠教育,只能在酒吧賣酒養活一家老小。寄予厚望的兒子有氣喘過敏外,後來又死得悲慘。這位失婚又喪子的母親最終遇到真愛。
小說哀傷卻不絕望,結尾時恩典長大結婚,也當了母親,還是由外婆親自接生,這是作者有意安排的「傳承」。結尾充滿亮光,照亮非洲大地的黑暗之心。
女性,家族的核心支柱面對無常與哀歡離合,活下來的都勇敢,不卑不亢,獨立自主。小女孩恩典在長大以後對自己女兒說:「沒有原諒不原諒的問題,我們全部都是對和錯的綜合體。」
讀至此,終於明白為何小說名叫「太陽鳥」,雖然遙遠,但穿過苦痛,太陽鳥仍攜來了溫暖的希望。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
作者: 克里斯蒂.華特森
譯者:麥慧芬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2/01/06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夏霏心測】你在他人眼中的印象?
  • 下一篇
  • 怒火特攻隊《Fury》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