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野有蔓草:野菜書寫

方梓 波拉德 原住民 王寶釧
彷彿呼應著之前出版的《采采卷耳》,方梓女士的這本《野有蔓草》同樣典出《詩經》,也是關於採食野菜的書寫,比起《采采卷耳》所敘說個人生命圖卷,《野有蔓草》更具知識厚度和關照深度。
方梓女士說為了野菜,即使刮風下雨她也堅持走路,仔細搜尋路邊花圃或圍牆邊,即使披頭散髮也在所不惜。
《野有蔓草》從個人生活和身旁親友的敘說,擴及了對他人,族群的深刻關懷。在《采采卷耳》書中方梓女士已約略展現了關注於女性和原住民的議題,《野有蔓草》更有意識地藉野菜思考兩者的處境,她到西安旅遊並不參觀吃了十八年野菜王寶釧的寒窯,因為她看到那是座禁錮女子的「監獄」。
進而從中思索無論是《詩經》還是原住民裡,先懂得嘗野菜都是女子,這種甘願吃苦的特質讓女子具有安定的力量。又從黑人女攝影家波拉德的自拍像談起,延伸至摘採野菜的阿美族婦人所具有的「他者」不安。
在這本談野菜的書籍裡,有兩樣是小時候夏天我媽媽常煮被我們嫌棄的麻薏湯跟炒豆仔葉,據作者說這兩樣野菜只有中部人才懂品嚐,那種微微苦充滿黏液的口感,到現在我還是敬謝不敏。無論賣青菜的阿姨如何鼓吹,我都拼命搖頭說:不要~不要。
還有小時候我玩辦家家酒必切切的「烏葵菜」,王寶釧吃了十八年的「豬母乳」,裴姨說:吃了清涼退火,幫助腸胃蠕動,我也總是自動關閉耳朵,假裝沒聽見,免得被分配吃一口。
讀完《野有蔓草》後,發現像方梓這樣採野菜的女子,不僅藉此將自身與流離的母輩和家鄉土地緊密鍊結,更流露出對無數超越時空的「她」者的深情凝視與深刻關懷。
野有蔓草:野菜書寫
作者:方梓
出版社:二魚文化
出版日期:2013/11/28。
#方梓  #波拉德  #原住民  #王寶釧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十萬夥急《TIME IS MONEY》
  • 下一篇
  • 日劇→白色之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