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劇→白色之春

白色之春
黑道混混佐倉春男(阿部寬飾)為醫治女友真理子(紺野真晝飾)的病,答應替組織殺掉另一角頭老大以換取800萬日元,並得以脫離組織。執行暗殺行動卻笨手笨腳射傷自己的腳,雖死殺角頭老大,跛腳跑不快,被警方逮捕入獄服刑九年。
在獄中服刑時,朋友來探望他時告訴佐倉,真理子過世前一直跟一個叫村上康史(遠藤憲一飾)的男人在一起,佐倉出獄後決定去找這個叫村上康史的男人,並討回800萬日元。
重獲自由的第一餐佐倉在食堂叫滿滿一桌菜跟啤酒大吃大喝,去上廁所時,行李袋中的錢被另一桌食客偷走,那是他在獄中服勞務賺來的錢,也是他全部的財產,沒錢可付,就吃霸王餐,他當著年邁老闆眼前跛著腳落跑。他睡公園和遊民一起領取愛心餐,竟遇到偷他錢的傢伙,對方早把錢花光,把他打得半死也沒用。
在志工幫助下佐倉得到清潔工的工作,想參加轉正職考試被查到有犯罪前科,被拒絕,憤而打傷主管被辭退。
他在網咖結識逃家少年小島勇樹(遠藤雄彌飾)少女西田栞 (吉高由里子飾) ,藉由他們的幫忙從網路找到村上康史的住處,
佐倉認為村上開麵包店的錢,是挪用自己當年給女友的救命錢,心中不滿,三翻兩次來麵包店搗亂。
佐倉在公園遇到了小女孩村上幸(大橋望飾),其他小孩看到佐倉那張兇惡的臉,嚇到尿褲子,小幸卻不怕他,纏著他問東問西,還幫他畫像,知道他沒錢吃飯,還偷了家裡的麵包給他填飽肚子。
當知道小幸是村上的女兒,佐倉不想再理會她,小幸一直纏著他,還拜託父親讓佐倉歐吉桑來麵包店工作。
白色之春
無意間,佐倉得知小幸的母親竟然是真理子,從真理子懷抱嬰兒小幸的照片,看見拍攝的年月日,他發現到小幸應該是自己的女兒。
詢問村上,他表示自己才是小幸的父親,說佐倉拋棄真理子母女,根本不配做小幸的父親,兩個男人拳腳相向後,決定共同守護小幸平安長大。
佐倉知道自己當年賣命換來的錢被朋友私吞,並沒有交給真理子治病,反而替自己女朋友開了酒吧,佐倉沒有向他索討這筆錢,輕描淡寫說:兩人從此一刀兩斷。
佐倉春男因自己殺過人,那麼愛女兒卻完全不敢碰觸女兒的手,跟小幸總保持著距離,為了讓小幸有好生活,離開麵包店到當初吃霸王餐的食堂工作。
當栞告訴小幸佐倉歐吉桑才是她的親生父親,小幸跑來餐廳問佐倉,他否認開始疏離小幸。
《白色之春》是2009以親情為訴求的作品,阿部寬演的佐倉春男是個外表令人生畏的混混,可聽到警察來了就急忙落跑,標準俗辣。跛腳,臭臉,老瞪著一雙金魚眼,其實不過是個到處遭歧視的衰人,永遠撇個嘴,老是口出惡言。以阿部寬修長英氣的外型,他可以演到猥瑣的地步,真的佩服。
除了主要角色外有不少小人物的幽默和溫馨,細膩地穿插在裡頭。演小幸養父的遠藤憲一,和阿部寬也有很多精采的對手戲。遠藤憲一有張兇狠的鱷魚臉,骨著裡卻是個老好人,原本只是將昏倒路邊的真理子送醫治療,卻一路照顧她到生命最後一刻,還無怨無悔養大和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
可愛又會演的童星大橋望美,臉蛋可愛,聲音甜美,說話態度自然純真,以第一次出演戲的表現來講,真的是超水準。
吉高由里子演出的栞離家出走尋找父親,隱隱將春男視為父親替代者,又扮演春男與小幸父女關係的推手,可著墨又太少了,變成漂亮花瓶。
《白色之春》裡煽情催淚戲自然少不了,像佐倉去真理子墓前,一邊偷偷流淚,一邊用力刷洗著墓碑,又悄聲地說著對不起的戲小幸晚上瞞著家人跑過大半個公園,從口袋拿出個麵包給他充饑.
原本以為劇情會安排讓佐倉不得不再回到黑社會,卻突然給一個很戲劇化的大轉折結局,以為佐倉在小食堂學手藝,老闆很滿意,他會繼承小食堂。卻因回麵包店幫村上的忙,冒然闖入麵包的年輕人,無預警殺錯人,佐倉為救村上,中了致命一刀。原來兇手是當年被佐倉殺死角頭老大的兒子,為了在組織裡立威,來找佐倉報仇。
這段有點瞎,來報仇,竟不知仇人長相。
送醫途中小幸終於喊出口的那句「爸爸」,讓昏迷的春男留下了那滴眼淚,我也忍不住鼻酸。戲的結局要有強度必要性,可一定要賜死佐倉嗎?或許這樣才能讓小幸,村上康史,佳奈子永遠地記住他,懷念他,而且春男與真理子還葬在一起。
看完「白色之春」讓我體會到了,生命之中平常你覺得微不足道的小小片刻,也許是別人怎麼樣也求不到的幸福。
#白色之春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野有蔓草:野菜書寫
  • 下一篇
  • 大概是最後的招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