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庖廚食光

庖廚食光
身兼副刊編輯主任及作家的宇文正,結婚生子後,有長達十年的時間未曾炒過一根菜一片肉。
直到兒子考上建中,學校沒有營養午餐,擔心起個性優雅的兒子午休時間擠不進去福利社買飯,就算買到午餐,排隊時間會壓縮掉午休時間,於是決定重開爐灶,每日為兒子準備便當,一做就得三年七百八十個便當。她一公佈做便當的消息後,親戚朋友沒人看好,連兒子本人都用懷疑的說:「那能吃嗎?」
當三年七百八十個便當還在進行中,宇文正先寫出了這本《庖廚食光》,展現她身為一位媽媽主廚的廣博見聞與家常廚藝。書,開卷讀來自然色香味俱全,這是作家文筆的基本能耐,再談食材源流,飲食文化,文學典故又高一階。
讀《庖廚食光》裡,寫她整日動腦設計菜單,廚房實務操作與做菜流程,身為職業婦女每日下班後就得衝回家,在一時內燒出一繁兩簡三道菜,那無奈卻又驕傲的口氣。
喜歡《庖廚食光》這書的理由,因為不是去米其林餐廳吃精緻美食的經驗,也不是煮頓飯像假日請客的精巧氛圍,相反的,宇文正寫去超級市場買干貝醬油遇到作家駱以軍,告訴他要做干貝洋蔥鮭魚排,駱以軍只聽菜名就說:「妳不怕孩子因為便當菜太好被霸凌?」
寫她小時候把芭樂切塊當成大黃瓜和大哥玩扮家家酒,用大同電鍋蒸魚燉肉收服留學生同學,寫閃避飛濺的熱油不去噴到她美麗的臉龐,不喜歡洗碗,怕傷了纖纖玉手,寫老公偷懶不做事得三省吾身,寫愛買幼稚可愛卻沒有用的廚房計時器,寫聽信網路謠言害馬鈴薯與蘋果同老,給做好的菜亂取名字,像沒人聽過的「維也納雞排」,寫在自己的結婚喜宴上到處灌客人喝酒,被丈夫跟朋友揶揄為酒鬼。
無論她寫什麼,《庖廚食光》的每篇文章都充滿真正當下生活的況味,她用貪戀食物的種種勾勒出一個女人從小到大的模樣,有時嬌貴如公主,有時慘兮兮,而不是隔著櫥窗看著精緻的異國食物模型或凍結在過去的美好時光裡。
讀完《庖廚食光》後,在宇文正的臉書知道她的兒子今年已從高中畢業,現在是政大新鮮人。
庖廚食光
作者:宇文正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4/11/01
#庖廚食光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亞歷山大衰到家《Alexander and the Terrible, Horrible, No Good, Very Bad Day》
  • 下一篇
  • 仙履奇緣《Cinderella》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