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哎哟,那雙鞋

色彩斑斕
玲玲姊走進來時,不是她那身色彩斑斕的條紋衣服引起我的特別注視,而是她腳上那雙黑白條紋,超細根的鞋。
陳桑問她:退休後是含飴弄孫?還是找到新工作啦。
玲玲姊哼哼地回答:媳婦跟女兒都不生孩子,那來孫子可以讓她帶。這一年來不是跟著老媽媽參加進香團禮佛拜拜,就是跟姊妹台灣島內四處跑,吃喝玩樂一年就過去了。
苦盡甘來,好命~好命。陳桑點頭呵呵笑,令人羨慕。
有工作做才有寄託,人才不會生病,等下問問總務課長,缺不缺臨時工,我的技術都還沒忘喔。
想太多,上個月才裁減一批人。裴姨嘆口氣:我們可能也要失業了。
都沒訂單喔?玲玲看了我們一眼,唉,妳們又要放無薪假了。
去販賣機買可樂的佳慧跟如如一前一後進來,玲玲阿姨,好久不見,過得不錯齁,然後佳慧嚷叫:玲玲阿姨,妳這雙鞋……還真醜,在那裡買的呀。
玲玲姊打佳慧一下,死小孩,我這雙鞋醜?那裡醜?這是在知名鞋店買的,四千多塊,可不是在菜市場路邊攤買的。
就算是百貨公司也會賣很醜的鞋。芳兒說。
妳們不懂啦,不要跟妳們這都穿布鞋的傢伙說話,從我走進來小魚就一直看我鞋子,她一定是很喜歡,小魚最喜歡漂亮的東西了。玲玲姊轉向我:小魚,我這鞋好看?
小魚姊的眼光有那麼差嗎?如如看著我。
又不是問妳,站遠點。玲玲姊粗魯的推如如一把。小魚,妳喜歡這鞋對吧?
怎可能,我駭笑:一直看妳的鞋子,是在想,真難為妳能找到這麼醜的鞋子,還穿來給我們看。
爆笑聲響起,佳慧笑的最大聲,裴姨笑的可誇張了。
玲玲姊對我翻白眼:妳們這些人真沒眼光。
阿純把勞保續保資料跟收據拿給玲玲姊簽收時:阿姨,這雙鞋誰買給妳的,哎哟~有夠醜的啦。
連陳桑的笑聲也加入。
玲玲姊的臉扭曲著:我用總經理給的退休金,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就算老公跟小孩忘記妳的生日,也不該自暴自棄買這麼醜的鞋給自己,補了句:錢,不是這樣浪費的。阿純拍拍玲玲姊的肩膀。
若是我,可不會買這種超細根的鞋子來虐待自己的腳,穿布鞋走路多舒服。
#色彩斑斕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變身
  • 下一篇
  • 與真愛最無緣的三個星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