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雨的祈禱《 Prayers for Rain》

雨的祈禱
《雨的祈禱》故事開始時,私家偵探派崔克與一名天真單純的女孩見面,受僱去警告一個持續騷擾,並破壞她車的混蛋,派崔克和搭檔巴巴簡單直接地完成任務後,收到女孩凱倫寄來的支票。
六個月後,派崔克從收音機上聽到新聞報導一名全裸女子自波士頓地標建築海關大樓的觀景臺上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性命。當播報員說出女子的全名—凱倫.尼寇斯,他訝異地發現這名跳樓自殺的裸女,竟然就是六個月前來找自己幫忙的純真女孩。
出於愧疚去調查了解查凱倫為什麼會自殺?才發現凱倫在跳樓前,因為男朋友發生意外成為植物人,花光所有積蓄,又欠下大筆債務,還被趕出承租公寓,只能落腳破落旅館,賣淫維持生活,更糟的她還染上毒癮。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凱倫的人生在半年之內急轉直下,最後竟選擇自我了斷?派崔克開始著手調查,並找來已經拆夥的搭檔安琪幫忙,不料麻煩也隨之而至。
派崔克如此積極調查的原因是在他解決騷擾事件幾週後,凱倫曾經打電話給他,派崔克當時要出國旅行沒接,後來也忘了回電。當他聽到凱倫身亡後想起這事,不免心中覺得有點愧疚。
但說實在話,人都死了,就算派崔克查出那六個月發生什麼事,也已經無法挽回什麼。況且,在追查過程當中,派崔克不停面對種種生命危險,連女友和夥伴都受到威脅恐嚇。
派崔克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收手,反而投入更多人力時間,這些做為遠比為了想彌補自己沒與對方聯絡所產生的遺憾,還要多上許多倍。派崔克戲稱自己的執迷,為「正義」。
他的「正義」帶著濃厚的私人色彩,不一定合乎社會大眾的道德標準,服從的不是制定的法條或規範,而是他們自己規則內的一套處世標準。依著這套正義準則行事,在各種法律規條已經放手的那個空間裡,讓派崔克同時成為某種型式的法外之徒以及某種型式的英雄。
真相愈挖愈深,還翻出一堆骯髒見不得人的暗黑面。以為真兇已伏法,派崔克卻查覺到躲在背後指導者竟是凱倫的繼兄。他找上真凶,衛斯禮以雙親的逼迫來替自己的所有罪過開脫,自認為自身慘狀無人能比的他向派崔克述說,從小如何受到父親繼母繼妹的漠視不關心,精神虐待……。
他沒想到派崔克本身就是個童年受虐的孩子。派崔克說起童年父親曾用熨斗在他身上烙下疤痕,打得他入院兩次,而且幾乎每週都有一次會揍得他連廁所都不能上。但被父親痛揍的派崔克沒有因此認同人心的黑暗,相反的,他選擇建立自己的價值觀與這些靈魂當中的污穢奮力對抗。
在訴說種種可能造成人格重大扭曲的殘酷之後,作者勒翰並沒有忘記提醒讀者,一個人要怎麼活著,其實仍要自己決定。
 《雨的祈禱》故事結尾,衛斯禮以一個虛構的寓言故事向派崔克做出不算自白的自白,童話寓言中,可以發現悲劇的主因,其實是衛斯禮自以為是的偏執妄念。他自認被父親嫌棄,又因幼妹的意外身亡而被全家怪罪之後,偏差的執念便一路將他拖進黑暗的深淵。假使他的念頭曾稍轉,一切就會有所不同。
父母不能說完全沒有責任,但讓自己看起來人畜無害,實則悄悄在內心餵養怪物的生活方式,其實還是衛斯禮自己的選擇。把所有過錯推給家人的衛斯禮,其實很卑劣,也是膽小鬼。
怪物住在深深的人心內裡,而勒翰的故事,將包覆著它們的表皮直接掀開。揭開不同階層不同人物的種種表象,將不堪的人性亮晃晃地照映出來,讓讀者們清楚地認知,所謂怪物,其實正是人類自己某些特質的聚集。
世界很糟,人性很爛,這些事在現實世界天天上演,作者利用故事將世界的髒污翻轉出來的時候,總還會在裡頭安置幾個行為處事不完全符合社會標準,嘴上不說但心裡一直有所堅持的角色,不自覺地撐起全世界的不仁不義,鍥而不捨地前進想要證明一些什麼,他們對人性大多沒什麼信心,但他們的所做所為,卻是人性當中,某種良善的現世證明。
那是一種慰藉,也是一種希望。
在沙漠裡只要落下第一滴雨點,世界,就有可能變得不再一樣。
雨的祈禱《Prayers for Rain》
作者: 丹尼斯.勒翰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3/11/07
#雨的祈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農田裡的白鷺鷥
  • 下一篇
  • 道士下山《A Monk in a Floating Worl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