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風吹:台灣童年

台灣童年
王盛弘在《大風吹:台灣童年》裡以三十一則小品散文,寫喊「六叔六嬸」的親生父母,「老實說,儘管只有小學畢業的學歷,但父親的字寫得最好,我當兵時他寄信到軍中,唱名發信的班長問我,你爸爸是在做大官嗎怎麼字寫得這麼美?近十年來父親左半邊身體行動不方便,但還能寫字,偶爾接到他自竹圍仔轉來的信件,信封上幾行字仍寫得端正,我看著便感覺安心。」
寫〈故鄉的野菜〉作家添加時光的佐料,烹煮成故鄉的菜肴:「記得中學時有個暑假,身體格外虛弱,母親不知哪兒聽來的偏方,每天早上摻了小魚乾與野油麻葉熬粥,唇舌之間隱約有股苦味,感覺很滋潤。我喜歡微苦微甘的菜蔬,苦瓜、芥菜都可以吃上許多。現此時想起那碗粥的滋味,倒也不是苦倒也不是甘,而是列車往前開去,風景向後倒退,手上一張單程票,知道再也回不去了的況味。」
寫親朋好友,寫兄弟玩伴,寫師長故事,寫升學主義補習,聯考制度。聯綴出無法復現的故鄉風情。
其中用十六篇框住童年往事,根著於土地,只為收存一片真心。
彰化竹圍仔的長大的作家王盛弘以《台灣童年》作為全書開端,寫爆米香,採鼠麴草做粿,馬齒莧,野油麻葉之味,從飲食經驗出發,最終形成一股懸念。
童年的空間感受,深深影響一個人往後認識世界的方式。在鄉下長大的孩子,有朝一日必定會在筆下傾訴土地與花香。面對無法返回的童年,王盛弘 沒有感傷歎息,只有悠長的虔敬與感激。
〈種花〉與〈清糜〉兩篇,可說是這本散文集中最迷人的交代。〈種花〉描摹草木花卉,書寫者要做的無非是看見自己,也看見自己和他人的種種牽連。
文中寫到母親與伊清晨交談,也是聚集於花事。而自己的一切秘密即便沒有說出,做母親的其實都知道,或許因為都知道,所以更要含藏不說。
在離家遠行前母親祝福:「食乎飽,穿乎燒,想欲轉來就轉來」。經過花草盛開頹倒,個人情事的熱戀與結束,母親看在眼中輕輕的:「汝愛對伊較好些」,誠摯動人。也只有自己靠在中年的邊上,方能抹去年少的任性,體會傷疤的意義。
〈清糜〉讓文字透出香氣,寫父親煮粥嘉年華式的豐美,對照母親考量全家經濟,又得面面俱到的苦心。母親熬的粥至為清簡,
卻是最好的療癒系食物。人間有味,最難得的是平淡自然。
《大風吹》繁華落盡,真淳畢現,不賣弄聰明也不說浮誇的話。隱約透露作家的人生經驗與書寫歷程。藉由此書不斷想起自己的童年住過的三合院,那些敦厚僕實的人情。像作者在後記中提到的,在鄉下有個習慣,「有人送來一盤油飯,要回敬一錫鐵罐的白米讓對方不空手而還。」
但我媽媽的習慣是一錫鐵罐的白米上再放上兩顆雞蛋。
另外令人難忘的是書中台語的運用,作者藉語言形式,讓文氣變得更從容,他的台語流暢典雅,可以彰顯土地的力量,溫暖的花香。成長過程中,能夠見證這樣美好的年代,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幸運。
大風吹,吹動了記憶,吹不散心中滿滿的情感。
大風吹:台灣童年
作者:王盛弘
繪者:葉懿瑩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3/08/07
#台灣童年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遇強則強的五大星座
  • 下一篇
  • 日劇--天皇料理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