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Dearest》

親愛的
《親愛的》故事從一樁拐騙孩童的案件說起。
黃渤與郝蕾飾演離婚的夫妻,孩子監護權判給了前夫,媽媽每星期有一天可以帶孩子出去,這天郝蕾照樣天黑前把孩子送回前夫身邊,先是為教養問題吵架,然後黃渤忙著店裡生意,孩子跟玩伴去幼稚園看人玩滑輪,瞧見媽媽的車,孩子一路在車後面追,在轉角處給人強行抱走就此失蹤。
電影前半段講述黃渤尋找孩子下落,刊登尋子廣告在高額獎金引誘下,有不少人打電話來胡說八道提供孩子的消息騙錢,黃渤甚至不聽郝蕾的勸告跑到遙遠的河北與人見面,當他看見疑似兒子的背影孩童,心中起疑,扔石頭引孩童回頭,發現上當,他轉身就跑,沒有想到詐騙集團大批人馬在後追逐黃渤,在鐵道圍堵搶錢的畫面看了讓人心驚。
他們參加孩童失蹤父母親互助團體,每人輪流說出自己的孩子怎樣失蹤,做父母的為尋找孩子所受的折磨。黃渤突然說,有時候還寧可希望有詐騙集團打電話來,有人願意騙,表示還有希望,忽然之間所有人都無聲無息感到絕望。
因不輕言放鬆尋找,終於有天有人來通報在安徽某處農村,田鵬在某戶人家裡,這人不要任何一毛錢,他是被黃渤尋子的心感動。
當他們在農村找到了孩子,憑藉孩子眉毛上那道疤,確定是自己的兒子。可經過三年時間,孩子認了別人做媽媽,記不得親生父母親的樣子,倆人只能將孩子強行帶走,趙薇飾演的養母發現兒子被抱走逃跑,呼叫左鄰右舍,大批村民拿鋤頭追趕黃渤與郝蕾與張譯畫面相當駭人,當他們被村民團團圍堵住時,警方剛好趕到。
親愛的
趙薇這時才出現,她向警方強調她不能生育,丈夫在深圳工作和別的女人生了這孩子帶回來給她撫養,她完全不知道丈夫竟偷別人的孩子,她家裡還有個丈夫在工地撿來的棄嬰—吉芳。透過DNA鑑定確定男孩是趙薇丈夫偷抱來的。
當黃渤與郝蕾把兒子接回家重新培養親情之際,電影也帶入趙薇這個所謂「拐賣犯妻子」的人生,其實她也同樣對孩子付出真愛。
趙薇雖然失去的兒子,卻一心想找回被寄養在育幼院的養女,因自己疑似是綁架者之妻,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以及能夠撫養,於是尋找了過世丈夫的同事,希望他能夠幫他作證養女吉芳不是被綁架來的是撿到的,在沒有足夠的金錢之下,甚至是用肉體來交換利益。
趙薇幸運打動原本不打算幫助她的律師助理佟大為,當他看見趙薇發現兒子跟生母和互助團體在街頭宣傳如何防止孩童失蹤,跑去摟抱孩子卻有如過街老鼠般被喊打,起了同情心。
當郝蕾與趙薇為領養吉芳對簿公堂時,法官問佟大為怎麼會幫助一個在外界眼光被認為是犯罪嫌疑者的女人,他只能苦笑。
編導又大篇幅描寫互助集團發起人張譯的部分,他曾偷偷躲在黃渤家路邊偷看父親抱兒子的親密模樣,心裡嫉妒為什麼是他找到而不是我?夫妻終於再度懷孕,上戶政事戶所單位報戶口,大陸由於一胎化政策,得要先幫失蹤的孩子報死亡證明,張譯大怒拍桌叫罵。就此看出大陸由於整個大環境文化的關係影響到法律決策有著弊端。
《親愛的》故事刻意拆成兩半觀點的呈現,實際時序是連貫的,兩半的母親都在尋找,都是父母在找孩子,一組是生育的被害者,一組是養育的加害者,看似加害者的那一方,事實真相並不單純,剝開外皮,裡頭同樣傷痕累累。
尾聲時黃渤遇見趙薇跑到家樓下偷看兒子,三言兩語加上編劇埋下的伏筆,讓人看了也會軟化那份水火不容。
陳可辛藉由《親愛的》展現最擅長的通俗劇功力,讓這戲並非只淪為改編真實事件,賺人熱淚。它引導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事情,凡事別老先指著別人罵錯,要學會真正的寬容。
趙薇飾演的李紅琴也是演技一大突破,說方言口音,動作舉止農婦走路姿態,完全認不出是「還珠格格」裡的小燕子。
電影結束演員及幕後工作人員字幕時,出現真人和演員見面,及田文軍探望李紅琴的畫面,這減損了電影給觀眾的感動,有些多此一舉的感覺。
#親愛的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大囍臨門《The Wonderful Wedding》
  • 下一篇
  • 醫師。愛說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