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只是說說

地瓜粥
短暫梅雨季節結束後,每天溫度都很高,陽光亮晃晃到要把人的眼睛給曬瞎似的。
每天都熱到爆,熱得人懶洋洋,晚上不睡,其實是睡不著,連整理書架都沒力氣,要不發呆,要不看重播連續劇。
白天胡亂吃東西,饅頭,吐司,餅乾,味噌湯泡飯,蘋果,奇異果,酗咖啡。生活不太正常。
午餐,裴姨跟阿金竟在吃地瓜粥。嫌便當油膩,陳桑送客戶去清泉崗機場,裴姨託他買蔴薏湯,卻買成地瓜粥。
她問我們要不要吃?佳慧回她:又不是早餐,吃什麼地瓜粥。
我小時候暑假午餐也天天吃早餐剩下地瓜粥啊,因為不燙口,可以吃三碗。
阿金接著說:小魚,有饅頭喔。
蔡經理說:她又不當阿兵哥,不一直叫她吃饅頭。說完,還哈哈笑。
無聊。我對他瞪眼。
阿金說:我兒子說現在的阿兵哥沒在吃饅頭。
蔡經理問:那,都吃漢堡跟奶茶?什麼叫傻問題,我跟裴太太一樣都生女兒,沒兒子可保衛國家。
愛粗什麼自己去買啦。
現在當兵這樣子自由喔。蔡經理又哈哈笑。
這地瓜粥一點都不濃稠,都湯湯水水,萌湊過來低頭瞧了瞧,而且,配菜竟沒豆棗。
如果配菜有豆棗的話,真成了早餐。阿金嘻嘻笑。
小時候早餐會吃稀飯,媽媽熬的粥濃稠到筷子插上不會倒,因為這樣才能管飽。配菜是炒空心菜或是地瓜葉,花生米,吻仔魚炒豆豉,油條用來沾醬油膏,豆腐乳,少不了紅絲絲的豆棗,夏天有涼拌小黃瓜,或是媽媽自己曬的醃瓜仔。
我不喜歡吃稀飯,故意慢吞吞把豆腐乳放入稀飯攪拌,吃一小口應付了事,聽見鄰居念高年級的擔任糾察隊的姊姊出門了,我嚷,吃不下啦,邊把碗端到洗碗槽放,抓起書包推開紗門跑走,把媽媽那句~妳又剩飯,打雷時小心雷公劈妳呀,拋在身後。
後來,因為老爹工作的變動早餐改吃飯,有時吃湯麵,包子饅頭,苦茶油拌麵線,炒麵豬血湯。
稀飯,假日才會出現,加了許多鬆軟的地瓜,我還是不要吃,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說說,純粹不喜歡稀飯。
#地瓜粥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黑百合公寓《The Complex》
  • 下一篇
  • 風中的瑪麗娜《MARINA》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