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是誰偷吃了餅乾

上星期四,裴姨問是誰吃掉她放在櫃子裡的餅乾,桃子跟燕麥片?
沒人承認。
裴姨抬高聲音:活見鬼,東西沒人吃會消失?那是我買來晚上要去佛堂拜拜的,明天就會拿來給妳們吃,那個傢伙現在就偷吃光,是幾輩子沒吃過喔。
我和阿金互看一眼,有過不良記錄偷吃裴姨餅乾的大姊頭環視眾人一眼:妳們誰啊,那麼愛吃,偷吃阿裴要拜佛祖的餅乾,趕快承認,自首無罪。
做賊的喊抓賊,阿金朝我擠眼睛嘀咕:不說話,沒人會說她是啞巴。
裴姨走到大姊頭前面指著她的鼻子問:東西是妳吃的齁?要吃別人的東西前都不用問?幾歲的人一點規矩禮貌都不懂,有沒有家教?
我吃了什麼?妳看見了?拿出證據來。大姊頭漲紅了臉。
妳偷吃的記錄數不清,自然第一個懷疑妳,餓死鬼投胎啊,才十點多餅乾水果燕麥片全吃光光,不怕撐死啊。
裴姨真的生氣了,話說的難聽。
課長過來站在她們中間:好了好了,古早人說,打架恨無力,相罵恨無話,話說出口就收不回了,多少年的同事了,為幾包餅乾吵架多難看,午休時間我用公費買來還給裴太太,到此為止,兩個人都不許再說了,都回去工作。
大姊頭那張嘴很愛生事,有錢人那麼小氣,吃掉幾包餅乾就捨不得,哇哇叫,哇哇叫,小氣鬼……
喂,大姊頭,妳少說兩句好不好?吃掉幾包餅乾妳有錯在先,還講這些,是那麼愛吵架?
妳這貪生怕死的魚,是跟誰同一國的?幫阿裴講話,她是對妳多好?
對,我貪生怕死,妳被打的時候不要講給我聽。
大姊頭,講話剛好就好,適可而止,不要太過份。阿金說。
裴姨又折回來踢倒大姊頭的椅子,有膽剛才那句話對恁祖媽講一遍?有錢人都是小氣鬼,妳今天才知道啊?
我,我我我……大姊頭我半天,她對裴姨是很畏懼的。
鵝鵝鵝(我我我)鵝卡大過鴨啦,裴姨握拳對著大姊頭的臉:小魚講的話是給人聽的,妳這非人類聽不懂,她是白費口舌。
我非人類?妳是罵我畜生?修道人,造口業喔。
我罵什麼?畜生是妳自己講的。
要打架了~要打架了,好好擠過來,不知興奮什麼。
咻,老大扔個資料夾過來,砸中大姊頭的桌燈:要造反啊,當我不存在啊,工作擺著不做,吵什麼吵,愛吵架是不是?離職單拿去寫一寫,然後滾出去吵到輸贏,不想離職?想在這裡繼續做就給我閉嘴,再讓我聽見一個字,打斷妳們的腿。混帳東西,吃飽太閒。
兩位大姊姊的戰火暫熄,張主任不知那根神經沒栓緊,莫名其妙罵了兒麗,還把勸解的萌跟阿金噼哩啪啦罵一頓。兒麗竟牽怒我們辯解無力,害她被罵那麼慘,擺臉色給我們看不跟我們講話。
這幾天職場氣氛詭譎沉悶,佳慧跟大餅妹先後裝病請假,姚主任每天都外出待在別單位。
我外出回來趕緊進到裡面吹冷氣,看見小嵐在更衣室動作鬼鬼祟祟,等她發現我時,尖叫一聲:小魚,妳把我嚇死了,走路怎一點聲音都沒有。
妳鬼鬼祟祟開裴姨的櫃子做什麼?
我…我買了上星期偷吃掉的餅乾放回去。
蛤,偷吃裴姨東西的人是妳?我大吃一驚。怎連妳也做這種事。
我只有吃餅乾,那個麥片跟桃子是大姊頭吃的。小魚,妳不能跟裴姨說。
妳們這些人……唉哟,隨便吃掉別人的東西問都不問一聲,最基本的禮貌都不懂嗎?妳不吭聲把餅乾擺櫃子裡就沒事了,難道不用跟裴姨說一聲。
我說了,她會罵我。
妳不說,她才會罵妳。
不然,小魚妳幫我跟裴姨說。
我才不要管妳們的事,我什麼都沒聽見也沒看見。
小魚~妳見死不救~~
我就是太雞婆多事,才常被妳們這些專制造麻煩的人牽拖些亂七八糟莫名其妙的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這是欲加之罪吧
  • 下一篇
  • 黃飛鴻之英雄有夢《Rise of the Legen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