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徬徨之刃

徬徨之刃 東野圭吾 長峰 少女 人權
快兒,敦也,阿誠三人是國中同學,自高中輟學後就常聚在一起幹壞事,吸毒,恐嚇勒索,偷竊,甚至是在隨機擄走少女回家性侵害,還拍下凌虐影片觀賞為樂。
長峰的妻子病逝後,與十五歲的女兒繪摩相依為命。鎮上舉辦煙火大會的晚上,繪摩和同學外出看煙火,從此再也沒回家。幾天後,繪摩的屍體漂流在河上被釣客發現。她全身赤裸,用舊床單包裹,驗屍報告指出繪摩疑似因施打毒品引起心臟衰竭而死,有被性侵害的痕跡。
長峰看見女兒慘死的模樣,不禁聲嘶力竭地嚎啕大哭,他的憤怒與悲慟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
警視廳調查一課的真野與織部受命負責偵辦此案,他們由被害人家屬對於少女失蹤當日情況的口述,與目擊者所提供的情報,試圖找出殺人兇手。然而根據線索,他們發現犯案者很可能是未成年少年。
以現行法律對少年犯的保護,真野不禁開始質疑,就算抓到禽獸不如的兇嫌,是否就能伸張正義,還給悲傷的被害家屬者公道?
犯罪的三位少年裡頭,阿誠並未參與凌虐少女的過程,可他提供犯案用的車子,又因畏懼快兒的殘暴,即使認為他們所做的事不對,也未曾挺身阻止,只能默默聽從快兒安排,替他們製造不在場証明。自從案件被新聞大肆報導後,他天天提心吊膽,想報案又不敢,於是偷偷提供線索給長峰。
某天長峰接到通匿名電話得知了兇手的名字和住所。猶豫之下長峰決定依照電話所言前往兇手的住處。在潛入無人的屋裡搜查時,發現他們拍攝的性愛錄影帶,從錄影帶中親眼目睹女兒死前所遭受的蹂躪。長峰的憤恨到達頂點,滿心想著要怎樣替女兒報仇呢?殺了他?太便宜他了。閹了他?還是能做壞事。或是將他凌遲至死?要做到怎麼樣的程度,才能洗淨被繪摩被玷污的靈魂?
心緒煩亂時,敦也正好走進家門,面對長峰的逼問,敦也說出在煙火大會那晚,他們開車遊蕩,四處尋找可供玩樂的少女,在遠離車站後偏僻的小路上襲擊了一位正步行回家的女孩,快兒和敦也將她迷昏帶回敦也在外租賃的房子,替她注射毒品並加以性侵。卻在無意間將女孩玩弄至死,驚慌失措的兩人於是連夜把屍體丟棄河中。聽到這番話長峰氣瘋了,以菜刀瘋狂砍殺敦也,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長峰明白,由於兇手未成年,即使將他們繩之以法,也未必會受到應有的懲罰,所以他決定靠自己的力量報仇,要找到另一個仍在逃的兇手,並親手殺了他。於是,被害者成了殺人兇手,也成為警方通緝的對象。
《徬徨之刃》以被害者家屬,兇手,警察三條主軸,再加入社會大眾和媒體的反應,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追逐與法理情的爭論,東野圭吾細膩地描繪出涉案各方的心理,長峰決定以殺人的方式來復仇,真野與織部雖同情長峰處境卻也必須將他逮捕歸案。
故事後半段,長峰在尋找快兒途中,民宿女主人基於同情幫助他躲避警察搜查,四處找知情人探查案情想藉此機會大肆炒作的雜誌週刊主編,曾被快兒性侵的少女竟甘願窩藏他。快兒對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毫無悔意,只想盡辦法脫身,他的母親在媒體鏡頭前替兒子喊冤,聲稱兒子如何如何乖巧聽話,不可能做傷天害理事,是被朋友誣陷的。
劇情非常緊湊,令人一口氣讀到最後一頁才放開翻書頁的手指,讀後不禁深深嘆息。
在《徬徨之刃》故事裡東野圭吾想說的是一個處於現代國家,安分守法的公民所面對的疑惑,現在越來越講究人權,強調司法正義,而所謂的正義,究竟是什麼?所謂的人權是對加害者的人權保護,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屬的委屈,卻始終被排除在法律考量之外,明明刑責已經判夠輕了,還放寬假釋標準,動不動就要求減刑,人權團體更整天嚷著要提高監獄中對受刑人的待遇,廢除死刑的聲浪更是甚囂塵上,好像從沒考慮過被害人所受的委屈,使被害人注定只能在角落哭泣而已。
法律保護的是兇手?還是無辜的受害者及活著的家屬?身為讀者的我對長峰的處境最同情,雖然他採取的手段違反法律規範,同時也造成別的父母心碎,若不以暴制暴,長峰的悲憤與委屈又有誰能彌補?
假設你我是長峰,是否也會做出同樣的舉動?沒有人可以給予明確的答案。這個故事十分精采卻也沉重,令人為身處體制下無能為力的自己感到悲哀。
做為讀者就好好讀完這本書,然後祈禱這樣的事情不要在現實世界中發生。
徬徨之刃
作者: 東野圭吾
譯者:劉珮瑄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08/01/30
#徬徨之刃  #東野圭吾  #長峰  #少女  #人權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黃飛鴻之英雄有夢《Rise of the Legend》
  • 下一篇
  • 你走了以後《After you’d Gone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