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劇;鬼之酒—奇蹟釀酒人《 Liquid》

伊藤英明 釀酒廠 清酒 工匠
在銀行上班的相樂修一(伊藤英明飾演)與妻子分居中,主管又要調他去北海道分行專門處理不良債務,母親又病倒,醫師宣佈只剩三個月生命時間。
家傳釀酒廠從父親去世後,釀酒品質下降,因而負債累累,母親交代,她死後將釀酒廠賣掉還債。
處理好媽媽後事後,相樂決定賣掉釀酒廠,確認欠銀行的債款,請人估價找買主,他的女兒很捨不得爺爺的釀酒廠,一直處理釀酒廠融資的銀行負責人,說起非常懷念相樂父親釀的雪乙女清酒。他看著古老的釀酒機器,回想起小時候在釀酒廠看父親,品嚐新酒,當釀酒師問他要不要學習時,他拒絕,說要到東京當白領,父親笑罵他沒出息。
想起一直苦撐釀酒廠的媽媽……相樂決定辭掉工作,回家鄉繼承釀酒廠。他拜訪退休返家業界稱為惡鬼的知名釀酒師鷲尾勇作(津川雅彥飾演),來他的釀酒廠當釀酒師,鷲尾以身體不好拒絕,相樂拿出三顧茅廬的精神,一而再上門請託,還說出:為了釀出好酒,被鬼吃了也無所謂.鷲尾的妻子也對他說要相樂酒坊的酒回復到當年他們說結婚祝賀詞時喝的水準,鷲尾同意做相樂酒廠的釀酒師。
相樂開始參與釀酒工會的各項事宜,賣掉名車,又跟銀行融資,買金澤當地生產有機精米,最新的釀酒機器,雇用工匠。
他的表弟相樂直木(柄本佑飾演)長期被同學霸凌,情緒緊張引起鬼剃頭,口吃,阿姨拜託讓直木來酒廠打雜,再慢慢學習釀酒工作。
相樂跟鷲尾另外面試了三名釀酒工匠,田島直太郎(深水元基飾演)料理店的學徒,太自負被辭退。清水真衣加(關惠美飾演)因職場性騷擾憤而離職,還有個以資源回收的遊民玲原洋次(甲本雅裕飾演),加上盜用公款的原來釀酒師。六個人展開新一代相樂釀酒事業。
第二集,相樂直木以日記述說,記錄每天釀酒的過程,從選米洗米,給米聽古典樂到酵母發酵成酒母,掌控米的煮熟時間與溫度等等,鷲尾如何嚴格要求時間準確,務必做到分秒不差。
除了介紹辛苦的釀酒過程,也穿插每個人的故事。鷲尾被稱惡鬼,因他對釀酒工作專注投入,對獨子要求非常嚴厲,兒子因課業挫折,被同學霸凌變成社交退縮,躲在房間足不出戶,被他痛罵又爆打一頓。兒子自殺,他去醫院見最後一面,對妻子說:那天告別式再跟我說。正承受喪子之痛的妻子忍不住罵:惡鬼!
鷲尾跟直木交談時,得知也是釀酒師的父親對他要求很嚴厲,對他的懦弱缺乏自信很不滿,常常責罵,讓他生活的膽戰心驚。現在他努力做好份內工作,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釀酒師。
這番話讓鷲尾想起過世的兒子,妻子的哀傷。去掃墓時,對著兒子墓碑說對不起,也對妻子說對不起,夫妻淚眼相對,鷲尾終於面對了自己的悲哀。
《鬼之酒—奇蹟釀酒人》雖然只有三集,展現出了日本釀清酒高水準的藝術,從人物故事節奏到場景的設計與安排都恰如其分。伊藤英明的相樂,面對欠債與同業競爭的紛擾,釀酒師被挖角,酒廠的大小事,鏡頭雖少,表現出當家該有的沉穩臨危不亂。
日本人也很厲害,釀酒酵母居然還有專門的研究室,酵母還分成好幾種,幾號酵母適合酵什麼酒,酒母發酵時不能隨意更改溫度。
最後一集的高潮戲,是直木擅自更改溫度,酒母差點死掉,在鷲尾全力搶救下,酒母活過來,釀出的酒滋味甘美,這段稍嫌誇張。
參加清酒品酒賽雖無法得到金牌,卻得到總裁判的讚賞說出這是款棘手的酒,酒味甘美喉韻無窮,但卻有著失敗後挽回的味道。哇~品酒師的味覺也太神了吧。
鷲尾的心臟早已無法負荷釀酒的工作,這款「雪之女」清酒成了惡鬼的最後絕響。
結尾,相樂的妻子與他復合帶女兒回家來。等待秋天釀新酒前,除直木外,其他三人,在外流浪多年的玲原洋次要回靜岡和家人團聚,田島直太郎要再回料理店認真學習,清水真衣加要去法國學釀紅酒。
每人重新面對自己原本喜愛的工作,認真的面對生活,因為在釀酒廠學會的就是認真面對生活。
#伊藤英明  #釀酒廠  #清酒  #工匠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杜鵑鳥的蛋是誰的
  • 下一篇
  • 大法官《The Judg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