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宿命

東野圭吾 宿命 宿敵 推理小說 解謎
和倉勇作與瓜生晃彥是小學到高中的同班同學,除了同學關係,他們在各方面更是互相競爭的宿敵。
高中畢業後,勇作因父親病倒,斷了經濟來源,選擇進警察學校成為警察,而晃彥考上統合醫科大學,成為腦神經外科醫師,兩人間似乎再也有交集。
當UR電產的社長須貝正清遭到十字弓射殺身亡,意外地讓兩人再次碰面,更令勇作驚訝的是初戀女友美佐子竟是晃彥的妻子。
勇作從殺人事件所得到的種種線索,前社長的兒子晃彥涉有重嫌。在命運的捉弄下,這對宿敵分別以搜查者與嫌疑犯的身份,展開宿命對決。
勇作與晃彥從小時候認識時就強烈意識到對方,而且彼此間絕非抱持好意,課業,運動競爭無法避免,必然需要一較高下,是名副其實的宿敵關係,有競爭當然就有勝負,而勇作始終都是晃彥的手下敗將,永遠無法贏過他。這樣的關係,就像是被宿命所操控,無論對勝者敗者而言,必然都感到宿命的存在。
在「宿命」中,身為兩名主要角色之一,身份又是警察的和倉勇作應該負起解謎的責任,東野圭吾安排他所扮演的卻絕非解謎者,事情的發展卻永遠超乎他的能力與想像,他所能做的就是搜查與傾聽,當他遇到得知真相的人時被告知謎底,如此而已。
「宿命」中的另一特色,在於事件的數量。長篇推理小說常會描寫連續殺人事件,因為多重的事件可以讓謎團倍增,事件交互影響更是讓故事複雜化的重要利器。
東野圭吾卻只安排一起殺人事件,故事也不複雜,雖然有些單薄性可除了發生在現在的須貝命案,還同時穿插了二十年的早苗命案。
對故事中的多數人而言,真正重要的只有須貝命案,找出殺害須貝的兇手就夠了,過去的事件不會對現在的人造成影響。那為什麼一再提起早苗命案?
脫離解謎者的勇作在此時起了大作用,因為他的存在,才使得早苗的死出現意義,得以和須貝命案相連結,由此牽扯出隱藏在黑暗的真相。
若沒有勇作的緊追不捨,殺害須貝的兇手最終還是會現形,殺人動機也會以警方所認定的解釋加以說明。有兇手,有動機,在法理上已有交代,事件已經解決。
但是勇作讓過去與現在發生關聯,事件全貌得以浮上檯面。真相潛藏在別處,而這個真相,絕不是表面上所見的那麼膚淺。
只有事件,只有動機,只有詭計,只有兇手,對東野圭吾來說是不夠的。在他的推理小說中,還有別的試圖要描寫的事物,而這個解答就在書名中。
人在團體社會中是無法獨自生存下去,種種人際關係的牽絆,人總感到無力,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又無法掌控的事,稱為宿命。
在小說裡,晃彥這麼說:「這和自己身上流著何種血液無關,重要的是,自己身上背負著何種宿命吧。」真正的宿命,來自於人最根本的本質,那才是故事的最終真相。
讀完東野圭吾的醫學三部曲的「宿命」,驚嘆他的創作量驚人,種類繁多,風格更是多樣化。
「宿命」千萬不要先翻開最後一頁,「宿命」的意外性就是暗藏在最後10頁。
宿命(2012新版)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張智淵
出版社:獨步
出版日:2012/3/8
#東野圭吾  #宿命  #宿敵  #推理小說  #解謎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驚嚇過後
  • 下一篇
  • 動物園桂竹筍收成-大貓熊「圓仔」忙嚐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