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惜別的草莓

因種種原因,契約工都做到上星期五,整二月休息,三月看訂單狀況再決定要不要聘用。
春秀今日來繳回制服跟出入證,還帶草莓來。
我在彰化銀行旁等紅綠燈,看見這草莓好漂亮,買來給妳們吃。
趙主任聽了說:我都沒請妳吃散伙飯,妳還買水果來,多不好意思。我下星期回家去,八月再來,那時大夥兒再一起吃飯去。
你確定八月時公司還在嗎?裴姨問。
不在?為什麼不在?
關門,眾人散夥。
呿,這麼大一家公司那麼容易關門,少胡說八道。趙主任擺擺手,若這裡沒活幹,往我們那裡去吧,那兒老招不滿人。
總經理不常說,缺工紅紙往廠房外牆一貼,要十人來兩百,我們去,被嫌棄是要來開辦老人俱樂部。阿金說。
聽老總在那裡吹牛皮,他說的是二十年前的事吧,現在薪水調到九百還沒人願意幹呢。
我很願意去做,趙主任,你推薦我去吧。春秀一臉認真。
公司若肯,讓妳們這些老師傅上工可比訓練新人省心。
春秀進公司的時間比大姊頭早,她結婚生孩子後,離職回家帶小孩,雖然她先生當年在建築工地釘板模,日薪兩千塊,自己有房子,省吃儉用手頭算寬裕。
但她先生工作結束,同事聚在一起就賭錢喝酒,為了繳房貸她揹著小孩賣甘蔗。她姊姊看她們母子風吹日曬很可憐,介紹她去賣檳榔,那年頭還不流行檳榔西施,老闆答應小孩可以帶去。春秀長得一張笑臉又能言善道,生意很好。那知有天遇到持刀搶匪,她嚇破膽苦苦哀求搶匪,她上有老下有小,又只是店員不是老闆,千萬別動刀,搶匪瞄一眼坐在學步車的小孩,要她給他三千塊,不要喊不要報警就不會動刀。搶匪離開後,她打電話給老闆,老闆快速趕到,人員沒受傷,檳榔攤沒毀壞,跟她說沒關係,繼續做,他會加裝監視器並請警察來巡邏。
春秀的先生堅持要她辭職,這次遇到的搶匪拿錢就走,誰知道萬一下次會遇到那種搶匪,犯不著為了兩萬多塊拿命賭運氣。
她在菜市場賣過童裝,養樂多,和娘家嫂嫂合開過早餐店,直到小孩進小學,她才進科技廠做中班。金融海嘯那年失業,工廠都不僱用中年女子,又回到自助餐店,她真的很討厭挑菜洗菜煮菜送便當的工作,去年招募契約工,她硬著頭皮來應徵,年齡雖偏大,多年前曾做過,而且是一把好手,陳副理就錄取她。
她真是賣命地埋頭苦幹,一月中旬她已聽到契約工不再續約的消息,滿失落的。
裴姨對她說:那麼愛做幹嘛,兒子都要娶媳婦了,等著帶孫子。
我才不要咧,當年被那三個愛哭的小孩氣到撞牆,好不容易他們都大了,再幫他們帶小孩,自找罪受,再說跟妳們一起工作多愉快。
再愉快也有散夥的一天。芳兒的眼睛離開手機。
可不是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
人生就是由聚聚散散串起來,人情滋味就像草莓酸酸甜甜混合著。離開後不見得會再相見,彼此寬容相待,留下像草莓豔麗色澤做為最美好的記憶。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上種紅菱下種藕
  • 下一篇
  • 魔法黑森林《Into the Wood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