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麒麟之翼

東野圭吾 日本橋 麒麟之翼 銅像 起點
接近晚上九點的時候,人潮車流來來往往的日本橋一帶,一個男人搖搖晃晃走近橋頭,倒臥在橋頭麒麟銅像下方。附近巡查本以為男人是個醉漢,上前查看才發現男人已經被刺身亡。
加賀恭一郎和任職警視廳搜查一課的表弟松宮脩平一起加入偵辦行列,發現案件疑點重重,這名死者青柳武明遇襲後仍步行了一段距離。若是為了逃離兇手,在經過橋頭派出所時,為何不停下腳步來求救?經過調查,這個地區不在青柳上班及返家的日常行動範圍內,那青柳到這裡來做什麼呢?
疑點在找到嫌犯後,不減反增。
在陳屍現場附近,一名年輕男子衝進馬路中間,被卡車撞個正著。男子身上帶著青柳的公事包及皮夾,員警研判這是一起單純搶劫逃逸案件,被撞的八島冬樹正是刺殺青柳的兇手。這推斷雖然有理卻完全無法解釋疑點。
八島冬樹傷重不治身亡,同居女友中原香織懷孕,以及因青柳工作的公司曾隱瞞職災問題而解僱八島冬樹的消息曝光後,社會輿論完全轉向,八島視為企業的犧牲品,青柳成了無良資方的代表。
在《麒麟之翼》裡,仍看見東野圭吾對案件當事人親友反應的關注,還有我們絕不會陌生新聞裡記者誘導式的問話,真相尚未明朗前,名嘴們就在談話節目中爭先恐後發言妄下斷語的狀況,在這亂七八糟的推波助瀾下,青柳的妻子兒女在面對父親遇害後的悲痛,還得面對同學的排擠,鄰居的閒言冷語以及輿論壓力。
另一方面,媒體操控,對淳樸善良堅信八島不是兇手的香織而言,也沒有任何幫助。
作者還將這些橋段與家庭互相連結。在青柳身故後,加賀和松宮一次次的詢問訪談下,他與家人缺乏溝通的狀況浮上檯面,妻子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在下班後到日本橋一帶,對他的隨身物品有那些,在公司做什麼也幾乎一無所知,難怪他的女兒遙香在加賀訪談離去後,忍不住哭喊:太丟臉了,對父親的事什麼都不知道,太丟臉了……
這種情況讓青柳一家在面對眾人的疏離時顯得諷刺而悲傷。
隨著加賀的偵查,青柳與兒子悠人之間的某種連結開始露出端倪,故事接近尾聲時真相翻轉,令人意想不到,若細讀先前情節,那些加賀念念不忘的細微線索,不但與真相有關,社團游泳社,顧問老師系川不但與真相有關,更是《麒麟之翼》的故事核心,家庭父母及學校老師是我們學習是非善惡的起點。面對悠人和同學因一時惡作劇意外釀成悲劇,青柳武明選擇正面負責的起點,並在與悠人缺乏溝通情況下,持續身體力行替兒子贖罪。
雖然真兇的行為難歸咎於他人,但系川老師一開始處理的態度教了孩子犯錯說謊否認到底,就不用負責,再對杉野面對青柳武明的詢問後,不認錯為逃避自首,殺死青柳武明的悲劇行為,起了最壞的偏差影響。 
東野仍使用加賀在內的幾組家庭關係與案件主角對照,當青柳用盡最後的生命,拖著身體到麒麟銅像下方時,不僅要悠人想起以《麒麟之翼》為名的網誌,了解自己所做所為與父子間來不及溝通的觀念,更因麒麟蹲踞之處,是全日本道路的起點「道路元標」。在這個起點如果踏對腳步,就能朝無限可能的未來行去。 
這是倒臥在《麒麟之翼》前的青柳對兒子最後的期許。
麒麟之翼
作者: 東野圭吾
譯者:阿夜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2/11/01
#東野圭吾  #日本橋  #麒麟之翼  #銅像  #起點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碧麗歌的媒人《The Matchmaker of Perigor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