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遠方來的禮物

回日本過年的新谷經理銷假回來上班,日本人向來多禮,照例他會送同仁伴手禮—日本糖果餅乾。
大姊頭邊拆邊吃邊嘟嘟嚷嚷:每次都是糖啊餅的,不能送些別的嗎?上回那種小魚乾就很不錯。
妳這人真不懂感謝捏,日本的東西貴的要命,新谷經理千里迢迢帶來糖果餅乾給妳吃,還嫌東嫌西,不要?還回來。裴姨作勢要收回大姊頭桌面上的餅乾,
她動作更快,一把抓起來塞進口袋:給我就是我的,沒有還回給妳的道理。
切~裴姨瞪大姊頭一眼。
什麼小魚乾?其實我喜歡秋天時奧村總經理送給老大包栗子餡的和果子,鬆軟香,甜而不膩。日本和果子應該滿貴,很少吃到。
日本糖果的特色就是甜,甜過頭,餅乾特愛包裹海苔。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但新谷經理一片好意,這遠方來的禮物顯得珍貴。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種玫瑰的男人《rosa candida》
  • 下一篇
  • 戰地琴人《The Pianist》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