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魚姓什麼

通常寄給客戶的新樣品,他們不滿意要修改某部分都是跟蔡經理連絡,不關試作人員的事。
可這山本副社長竟然來參觀現場,還問東問西,不把沙鍋打破問到底誓不罷休。
剛開始趙主任還心平氣和講述如何比對色卡,如何調配顏色,到後來他的日文不輪轉,講不清楚了,推組長上去。阿哲英日文夾雜解說,山本副社長一直點頭,一直點頭,不知是真聽懂還是禮貌應付。
蔡經理講完電話,趕緊過來充當翻譯。蔡經理向副社長介紹趙主任跟組長的姓名職銜後,突然他對我招手說:小魚,來。
我是小囉嘍,關我什麼事。
問妳幾個問題,不要緊張,快點過來。
原來副社長希望新品顏色再深點,問的那天如何調配出來的,趙主任回答按照設定書,不過那上頭寫的比例有問題,後來由組長做了調整。
阿哲說他失敗十幾次,後來是我加了某色油墨下去,竟然就OK。副社長感興趣地問我是如何判斷要加什麼顏色下去。
我對他們兩人瞪眼,實話實說,我照蔡經理以前教我那套顏色過深加淺色,過淺加深色法子,在組長滿桌一碟碟失敗的顏料取較接近那碟顏料自行調配色。
蔡經理問:如何判斷加0.5公克下去?
阿哲嘴快地說:小魚用目測的,用頂針挑一些丟下去。
副社長跟林課長愣了愣,蔡經理忍不住大笑,我瞪阿哲一眼,等下要被罵到牽絲了。
山本副社長臉上掛著禮貌地笑容,問蔡經理什麼,蔡經理轉頭問我:副社長問我妳的名字,小魚,妳姓什麼?
蛤?問我的名字?不會是要跟總經理告狀吧?完了,我會被開除。
蔡經理,你好意思問小魚姓什麼?你跟她同梯,同年同月進公司,不知她姓什麼?阿哲嚷:太過份了。
我...我是一時熊熊忘記,你是組長,你說小魚姓什麼?蔡經理問他。
從我來公司那天,大家都叫她小魚,我根本沒去注意小魚的本名叫什麼。
那打考核時總要看姓名表?
要尊重個人隱私權,只看工號,不去看姓名。阿哲答的很理直氣壯。
那趙主任你呢?
我,我大半年才來一趟,根本搞不清楚這些姑娘的姓名,你們喊她們什麼我就跟著喊,入鄉隨俗嘛。
蔡經理邊忍笑邊對山本副社長翻譯這些亂七八糟的對話,老大回來了,板著臉罵:小魚就掛著識別證,不會拿來看啊,幾個人在那裡胡言亂語,
更印證大老闆女婿的批評,三流的公司,八流的員工。
然後老大跟山本副社長嘰哩咕嚕地聊起來,然後一起去會客室喝咖啡。
裴姨遞來今日出貨明細表,我看都不要看,跟她說:妳剛才聽到阿哲說的話,等下總經理會讓人來跟我講,做到今天個人物品「款款」回家吃自己了。
裴姨捲起明細表敲下我的頭:妳無聊喔,想太多,工作趕快做。
吃中飯時,大人物那桌不見一個人影,原來全去吃日本料理了。
剛剛老大走過來時,還以為要跟我說做到今天為止。他說的卻是:明年度訂單到手,一時半刻公司還不會倒,妳們要認真點,卡振作咧。妞妞,山本副社長讓我問妳,是怎麼練到能目測調配顏色?
蔡經理教的時候,我有用心學習啊,可不是你以為我每天都來混工錢的,當然啦,我也有那麼點天賦。
妳幾時學會這麼臭屁?不像話。他給我白眼。
本來就是咩,沒有天賦讀幾年化工科,一杯顏色也調不出來。這話我在心裡說說,給老大聽見了……沒完沒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微塵眾:紅樓夢小人物3
  • 下一篇
  • 起司蔥蛋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