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耳不聽,心為靜

上星期,裴姨跟隨羅主任前往新北市廠商處拿回一批訂製工作輔助用具,因為不是開公務車,自行搭高鐵再轉車,所以公司發下車資也補貼餐費。
裴姨錢一到手,買了鹹蛋糕跟奶茶眾人一起享用。
大姊頭吵嚷著蛋糕切得大小不一,阿金罵如如奶茶倒到溢滿桌面……。
兒麗生氣地把刀插在蛋糕上面:拿尺來量啊,那裡大小不平均?有種再說一遍。
賴大美晃過來看我們分蛋糕,伸出食指預備按壓蛋糕,我阻止她:喂,眼睛看就好,手,別碰。
兒麗抽出刀子,作勢比劃:手,離開蛋糕,要不然我剁下妳的手指頭。
賴大美不屑地哼了聲:妳們怎那麼貪吃啊,這蛋糕不知是不是黑心油做的啊?剛剛新聞的跑馬燈又有好多家店中鏢。
她唸出幾家店名,原本在旁邊剝橘子的裴姨給她一腳,正好踢中她的臀部。我不要聽,妳給我閉嘴。這蛋糕我請道親的女兒做的,若染黑心油我認栽,妳邊邊站,不許再指手劃腳。
正巧進來的趙主任聽見話尾巴,說:呦,裴大妹子,妳這不是鴕鳥心態嗎?頭埋沙子聽不見算完?
我是耳不聽,心為靜。什麼鴕鳥?裴姨朝他翻白眼:你看過這麼胖的鴕鳥嗎?
趙主任呵呵笑,笑聲停止後:今年世道可真亂,壞消息一件接一件。是啊,耳不聽,心為靜。要不日子還真難過。
兒麗問:趙主任,敢不敢吃蛋糕?我切最大塊給你。
怎不敢吃,好吃的東西最能安撫焦慮不安的心,給我來塊蛋糕吧。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不是朋友
  • 下一篇
  • 青田街七巷六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