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灰影地帶《Between Shades of Gray》

灰影地帶 莉娜 立陶宛 波羅的海 愛沙尼亞
1991年蘇聯解體後,突然常在新聞看見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這三個國家的名字。為什麼以前歷史或地理課本都沒讀過呢?
讀了《灰影地帶》這本小說才曉得,五十年前波羅的海三小國──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原來是被俄國佔領,成為蘇聯的一部分,經歷屠殺勞改,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口被殲滅。
《灰影地帶》作者露塔‧蘇佩提斯本身就是立陶宛受害者之女。
《灰影地帶》書中的女主角莉娜是個十五歲的藝術天才,畫得畫栩栩如生。她的父親是立陶宛大學音樂學院的院長,共產黨最不放心的就是知識份子,因為知識份子有自己的想法不聽話。
莉娜的父親被逮捕送去勞改最後被槍斃,所有共產黨拿到政權,第一個清肅的便是知識份子。書中從秘密警察半夜敲門把莉娜和母親弟弟帶走開始,她們和一大群人男女老幼坐著運牲畜的火車長途跋涉到阿爾泰山的勞改營,又因不屈服,最後被送到北極圈的荒原,無衣無食任她們自生自滅。書中透過難友夜裡圍坐烤火交談,回想她們原本在立陶宛的豐衣足食的生活,兩相比較更加深在勞改營沒有東西吃,忍受饑餓的悲慘。
饑餓使這位原來生活優越的大小姐莉娜,不顧形象狼吞虎嚥的吃下難友從褲襠裡夾帶出來的甜菜。勞改隊一天發給一個人300克的麵包,完全不夠正在發育的孩子,莉娜的母親把自己的口糧省下來給她和弟弟約拿吃,終至自己餓死。
這些悲慘苦難的生活對照監督他們的秘密警察餐餐新鮮白麵包,大魚大肉,吃不完的沙丁魚,蕃茄罐頭拿來砸他們取樂,看到這段文字氣憤又難過。
難道這些秘密警察都不是人嗎?他們的人性都到那裡去了?在這樣堅苦的環境下,還能像莉娜的母親那樣不肯出賣自己的靈魂的女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書中的一名跌斷腳的「禿頭男」也是他對秘密警察告發莉娜父親協助她的伯父全家逃亡美國,看著莉娜的母親永遠閉上眼睛那一刻,忍受想到無止盡的飢迫苦寒的勞動,講了一段話:「活下來對我是個懲罰,一定是這樣沒錯。這個女人雙眼一閉,就撒手解脫了。我從第一天開始就祈禱死神降臨,卻一直活了下來。」
故事的結局是某地施工,挖出了一個罐子裡面裝有炭筆的素描,那就是莉娜在流放勞改的路程中,用炭筆記錄下她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苦難,她的母親告訴她,不能寫就用畫的,人世間的不公不義要留予後人知。
《灰影地帶》不是一本歡樂的書,大多時候是撕心裂肺的,但也是一本愛與希望的書,誠實仁慈而有力量,不流於濫情或仇恨。
如同作家在後記所言:絕大多數的波羅的海人民心中沒有仇恨、怨懟或惡意。唯有原諒,才能超脫。
灰影地帶
Between Shades of Gray
作者: 露塔.蘇佩提斯
原文作者:Ruta Sepetys
譯者:林士皓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2/07/10
電影《灰影地帶》
#灰影地帶  #莉娜  #立陶宛  #波羅的海  #愛沙尼亞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巴黎鞋奏曲《I Have To Buy New Shoes》
  • 下一篇
  • 秀場後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