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後一場雪《La derniere neige》

一場雪 枯燥無味 昂揚 敘述者 雪原
《最後一場雪》是一本非常安靜的小說。主角也是敘述者「我」,作者沒有說出他的年齡,透過文字只知道「我」是個早熟憂鬱且心思細膩的少年,
沒有正式工作,只在養老院陪老人散步賺零用錢,賺多少錢呢?沒有一定標準,看老人的心情,回家後一半交給媽媽,一半自己存起來。
白天過的是緩慢枯燥無味的生活,從養老院回家,面對長年臥病在床的父親。「我」把每天的生活描述給爸爸聽,還會因爸爸聽了開不開心檢討自己說得好不好。
「我」想要在爸爸的床邊擺一隻鳶,那是他在回家路上賣雜七雜八二手貨的攤子上看到的,老闆為人貪婪,開價極高(作者沒寫出明確金額),只說那是陪老人散步賺不到的錢。
「我」只有賺外快。這是小說最殘忍的部分,為了讓隨時都可能離去的爸爸得到快樂,只好去幫養老院的老人處理掉不願養的貓或狗。「我」處理了兩次幼貓,一次老狗,看著熱水桶裡載浮載沉發出尖叫聲的貓咪,化身粉紅色與黑色的小小幽魂,糾結在內心的愧疚與陰影不亞於殺人。
第三個任務在雪原上帶著老狗走到牠走不動,再伺機逃跑。作者詳盡描述綿延不盡的雪原,橋樑,鐵道,越走越遠心就越沉,「我」不敢回頭看走了多遠,
只好算水塘來佔據心思,若狗活著回來,就領不到錢買不到鳶,但若狗死了,「我」的罪惡將如何贖清。
最後狗沒有回來,鳶買到了,爸爸很開心,生命的終點處有了一點點昂揚的生機。但「我」卻必須每夜打開水龍頭故意不關緊,聽水滴聲睡去,消除對老狗的罪惡。
《最後一場雪》一字一句讀下來,明白那些沒說口的壓抑,是因為更深的不忍,羈絆,眷戀及溫柔,作者以抽象的畫面與觸覺展現出,踩過無光處一層層往心底最深處走去,而那裡微微有光。
#一場雪  #枯燥無味  #昂揚  #敘述者  #雪原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108〉
  • 下一篇
  • 圓仔學媽媽挑竹葉 熊模熊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