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守法的人是傻瓜

佳慧要去繳交機車燃料稅,截止日將到了嘛,燕子託她順便幫她買咖啡跟漢堡,那家門口方便停車,就買那家的。
和她擦身而過得李姊知道佳慧要去繳機車燃料稅,竟然說:那麼一點點錢也去繳,真是傻瓜。
妳難道不繳燃料稅?大姊頭問她。
若是以前我會繳,後來我姑丈就說了,幾百塊繳什麼?查不到啦。所以,這麼多年來我既不換行照駕照,更別提繳燃料稅。我大姑說啦,等機車老舊後,就騎到菜市場的停車場丟棄,車牌拆掉毀掉,就沒人知道了。李姊笑得可得意了。
妳若要買車,定要領車牌,監理所電腦資料一查,妳的欠稅只會多不會少。明珠說。
妳傻瓜喔,李姊極不屑地說:當然要別人的名字買啊。
對啦對啦,我是傻瓜,妳最聰明。明珠忿忿的起身離開。
李姊,妳要搞清楚機車燃料稅,是稅金的一種,是要給政府的錢,不要繳?政府的錢能欠嗎?燕子說:政府欠老百姓錢,不給,天經地義。老百姓欠政府錢,就算欠五十塊,他們也像追殺什麼重刑犯一樣,佈下天羅地網把錢追討到。
就算能躲開天羅地網,也難踏出中華民國國門一步。裴姨說。
裴姨的小叔曾忘掉繳一筆什麼稅,要去香港出差,在機場被好幾人攔阻,補繳那幾千塊才能出境。
我姑丈欠政府多少稅金,也沒看政府對他怎樣。
唉呀,李姊的姑丈是當年屯區的超大地主,據說良田多到一眼望不盡,還是某某企業的董事長,還選過兩次議員齁?燕子拍下桌面。
嗯。李姊點頭。
原來如此啊!裴姨搖頭晃腦:政府對有錢的欠稅大戶最是寬容了,每年財政部不都會公佈欠稅大戶名單,年年都是老面孔,而且那些人欠的都是幾十億,幾百億,都不敢追討,更離奇地是竟然能離開中華民國的大門,跑到美國去。
更扯的是,竟修了條新法,是到明年還是後年,這欠國家的幾十億,幾百億,就一筆勾消,這有天理嗎?
政府對小老姓最殘忍了,拿我們當提款機,一隻牛扒三層皮不說,還想盡法子看能不能再多壓榨些油來供養那些亂七八糟的官員。越說越生氣,我的咖啡怎還沒回來?燕子往門口張望。
來,妳的漢堡跟咖啡。老大把紙袋遞給燕子:公共場所不許議論國事。
我是總統跟行政官員的頭家捏,罵罵我的公僕也不行嗎?
當然不行,守法的人是傻瓜,既然是傻瓜,那有資格批評立法修法的執政精英。嘴巴張開只準吃東西,不許講話。老大搖晃食指。
對啦,守法的人是傻瓜,可傻瓜手中有選票,這張選票呀,可厲害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12星座幽默感排行榜
  • 下一篇
  • 曼菲鎮的月光《Moon over Manifest》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