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昔年舊事之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 秦漢 劉雪華
排休日,想將還未收納的兩床冬被,後來突然又變冷拿出來的大外套趁機洗曬。誰知從清晨天色就一直陰暗,丟垃圾時還飄雨絲,晾曬衣服,烏雲密佈,
不到三分鐘狂風驟雨,不得不把放入洗衣籃的被套又疊回床頭櫃,等待放晴日。
雨天懶得外出,看起電視來。除了整點新聞外,所有的節目都是重播,重播。突然有張熟悉的臉出現在螢幕—秦漢,然後是劉雪華……唉呀,這不是「在水一方」嗎?查看節目表已經是最後一集了。
在水一方 秦漢 劉雪華
秦漢和劉雪華主演的瓊瑤改編的連續劇,「在水一方」我不是很喜歡,不像「幾度夕陽紅」每晚準時收看,重播又從第一集看到第三十集。
「在水一方」是在民國77年1月13日在華視晚間八點首播,印象這麼深的原因是當天發生兩件事。一是白天在學校傳閱這本小說,小說,我在小六就看過,不太想再看,所以靜惠傳給我,要我傳給淑玲,結果被數學老師把書攔截走,在靜惠遞給我時。來代課的廖老師出了名的鐵面無私,小說是教務主任的女兒孟儀帶來的,她是罪魁禍首,而傳遞的五個人,雖然沒翻閱一樣有罪,六個人站成一排,廖老師板著臉訓斥我們沒出息,浪費父母的血汗錢,不認真讀書學習,該受天打雷劈。屁大的孩子讀什麼愛情小說!路都還走不穩,就想學飛?人字還寫不好,讀什麼愛情。還把小說拆卸成兩半,拿去給孟儀的爸爸,學校教務主任。
導師應該被說了不好聽的話,也罵了我們,什麼時間不好傳閱小說,選數學課,自找罵挨,活該。
放學前秀慧對我說,那天她要上鋼琴課到八點半,所以九點後會打電話給我,問「在水一方」的劇情。自認沒錯被老師罵,心裡已經不高興,秀慧還晚上九點後打電話問劇情,老爹向來不許我們九點後還看電視講電話,就推說明早來學校再說。秀慧仍堅持一定打電話給我……,一路吵吵鬧鬧到校門口才各走各的方向。
我邊寫作業邊看「在水一方」,劉雪華飾演的杜小雙正彈琴唱歌,畫面突然被切掉,換成當年華視晚間新聞主播李豔秋的臉,我還記得她握麥克風的手是顫抖的,連嘴唇都抖抖抖地才吐出一字一句:……蔣總統經國先生在傍晚……過世……
盯著新聞快報的我呆掉了,老爹也被這消息震驚到發出:唉呀………後無言。媽媽蛤一聲說:蔣總統死掉了?以後要怎麼辦?
鄰居的紗門砰砰響,腳步雜沓,大人都聚到外面去,看見新聞快報沒?這可麼好哟……圍成圈圈,嘰嘰唧唧低聲交談。
老惠打電話來,嚷叫:小魚,怎麼辦啊?共匪是不是要打來了?我們要逃去那裡啊?
逃去那裡,通通跳太平洋啦。老惠的二弟在旁邊插嘴。
小碧騎腳踏車來在門外喊我,我跑出去時,經過圍成圈圈的大人,補捉到飄來的話語……看看這往後可怎好,台灣只怕要亂了。
經歷過戰亂憂懼年代的大人們的那句;台灣只怕要亂了,像句偈語。從蔣總統經國先生過世後,長期被壓抑的不滿情緒,藉由各種名目上街頭表達。這二十多來的台灣上演各種街頭抗爭運動,紛擾不斷。印象深刻有次去台北找在藝大唸書的小學同學,遇上抗爭民眾,交通管制,夾雜在戴斗笠的群眾中動彈不得,直好跑到麥當勞枯坐等待到深夜。
總統都直選了,政黨輪替兩次,台灣沒有變得更好,反而是向下沉淪,獲利的總是政客和財團,善良守法的老百姓苦哈哈。政府繼續畫大餅喊口號,催眠老百姓~苦日子快結束了,明天會更好。
我不喜歡「在水一方」的連續劇,跟變動過多的劇情無關,純粹是當年那晚突如其來恐懼記憶,強大又深刻,讓我心裡非常非常非常不舒服。
#在水一方  #秦漢  #劉雪華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103〉
  • 下一篇
  • 12星座最討厭別人管的事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