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青妙〈我的箱子〉

夾縫 顏惠民 一青妙 我的箱子
老房子即將改建,整理母親留下來的大木箱,一青妙發現大疊早年父親與祖父的往來書信,及幾大本全家人珍貴的照片。
讀這些古老泛黃的信,一青妙才知道父親—顏惠民(出生在昭和年)是來自台灣五大家族的基隆礦業顏家,是12個兄弟姊妹中的長男,肩負第三代接班重任,幼年便被送到日本接受更純正的日本教育。日本戰敗時,17歲的顏惠民對原鄉台灣從附屬的殖民地突然翻轉為戰勝國,認同感混亂下深受打擊,輟學被遣送回台灣,不久又目睹二二八事件,1949年又搭漁船偷渡回日本東京。
一青妙開箱,追索父親在歷史變動中的夾縫狀態,在戰敗後的頹廢風潮,父親成為一個懷憂喪志,成日飲酒無所事事的高等遊民,逃避回國接班的事實,也逃避認同問題,躲進書本裡,躲進可談論文藝高等知識分子的小圈圈裡,從二十歲到四十歲成家立業,整整二十年時間,父親在東京縱逸狂飲,在家裡一年到頭穿著和式睡衣,躲在冷氣書房裡不出來。
十歲到東京留學的父親,同學多屬上流階級子女,與皇室淵源甚深,在這樣的環境同化下,戰後成不了積極奮進的日本人失落感越深,四十歲結婚後返台接班又是一次拔根開始。
顏惠民帶回的是在銀座相識的日本的太太,作為望族的長媳,這位異鄉女子面對大家庭的惶恐,丈夫終日憂鬱,心是飄搖不定的,使得一青妙也繼承了異鄉人的敏感體質。
生為女子,沒有繼承家業的宿命,讓她以文學眼光位置觀察父親這夾雜中人,無論是精神或身體,認同與習性都在拉鋸中支離破碎。
一青妙〈我的箱子〉說的不只是矛盾的父親,而是整個時代無所依傍糾結的夾縫中人的苦澀人生。
#夾縫  #顏惠民  #一青妙  #我的箱子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巧手
  • 下一篇
  • 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