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誰知以後啊

想不透為何公司沒什麼工作做,卻不停高升一堆幹部。
原來啊,深圳和東莞兩廠收掉,移往四川和湖南。
阿哲收到通知,他和阿強將輪流前往四川新廠半年。
張主任和小劉課長派到湖南,課長每三個月得去待一個月。
阿哲開玩笑地說:我去的地方離圓仔的老家半天車程,以後休假日,就約我太太去臥龍基地看大貓熊,拍大貓熊。
我們知道阿哲的太太,也是兩岸三地奔波來奔波來去的。
大姊頭說:如果是她絕不答應她先生去大陸工作。
所以妳先生現在只能賺24K。裴姨說。
大姊頭鼓起臉不高興,卻沒說話,因為裴姨說的是事實,多年前大姊頭反對她先生去大陸工作,結果失業兩年,中年轉業不容易,經人介紹在商場當保全,工時和薪水不成比率,也只能忍耐,因為根本找不到工作。
老大透露公司的產業佈局也慢慢移出中國大陸了,現在的中國大陸也面臨二十幾年前台灣的困擾,缺工嚴重,薪資高漲,利潤減少,環評抗爭不斷,需要密集勞動力的市場,這幾年開始往東南亞移動。
我們心裡有底,這邊吹熄燈號早晚的事。
政府高喊鮭魚返鄉,鮭魚只是回炒房地產,台灣還是沒有能力使產業回來自己的土地,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唉,誰知以後啊我們這一代人,下一代人會怎樣。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九十七〉
  • 下一篇
  • 職場一流馬屁精星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