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某日某刻某事件

11+17等於多少?問幼稚園小朋友也知道28。可天兵張妹妹就能寫成117。
今早吳課長來問頂級玫瑰金貝殼樣品究竟做多少?總經理發現帳目竟然有117,一枚60港幣,正式訂單又沒下來,怎麼買那麼多?萬一沒拿到訂單,
要賣給誰?堆倉庫發霉?賠掉去年賺的微少的老本。
吳課長指著我問:妳做幾枚?
星期一,我拿到11枚。
昨天阿鳳移動17枚給妳們,誰做的?
我昨天不在這裡,不知道。
他指指技術員:拿昨天個人報表跟管理表來看一下。
吳課長仔細的一筆筆核對,從樓下上到妳們這裡都只有30枚,寶琳娜做了20枚,mouse總共移動29枚,這誰?張**為什麼到她這裡就變成117?吳課長提高嗓門,叫她來問清楚。
好好去喊張妹妹來。
吳課長問她:妳昨天包裝玫瑰金貝殼數量怎會有117枚?前面的數目加起來也只有29枚,妳從那裡多變出88枚?
11+17不是等於117。張妹妹看著報表回答的理直氣壯。
吳課長手中的管理表重重敲在張妹妹頭頂,叫幼稚園小朋友來算,也知道11+17等於28,妳的腦袋是裝eTag的天線啊,數目亂增加。叫王阿姨來,包裝好的品物交給她,也不用算數量,錯得這麼離譜。
王阿姨來的時候,還搞不清楚事情嚴重性,一再強調她知道短少88枚,為了趕出貨,就更改傳票跟電腦帳,有留字條知會小劉課長了。
電腦帳是妳改的?吳課長的聲音都分岔了:怎麼可以隨意改?數量不符合要往前追查,妳擅自更改傳票跟電腦帳,總經理現在從開發部門盤問到資材跟生管課,原來兇手就是妳。做到要退休了,逕做兩光事。
王阿姨突然醒過來般對我說:張妹妹是妳們單位的人,責任歸妳,妳沒做好新人訓練。
她算那門子新人?去妳那裡支援就歸妳管,什麼我的責任?我叫她寫11+17等於117的?滿盒是40枚,只有29枚妳也能當成117,改傳票跟電腦帳是妳,不要把責任推給我。
我要報告副總,王阿姨瞪圓眼睛:妳仗著資深對我講話大聲,態度囂張,有錯不承認。
我講話本就這麼大聲,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再資深也沒妳資深,這件事我有什麼錯?是我叫妳改傳票跟電腦帳嗎?妳直接跟大老闆和總經理報告啦。
王阿姨跳腳哇哇叫,誰不知她是副總夫人的閨蜜,專去人家家裡告狀,從上告到下。
吳課長板起臉喝住王阿姨:做賊的喊捉賊,妳再叫?趕出去。小魚,副理巡邏回來妳要跟他講這件事,不然10點開部間會議,副理若中槍,妳們都要貼OK絆了。
誒,我小囉嘍耶,要講也是技術員的事,他幹部捏。我偷偷朝吳課長翻白眼。
技術員鬼叫:小魚,妳不知道在軍隊資深士官長連將軍也要禮讓他三分,對老頭子報告「案件」歸妳啦。
我朝他扔報表:資深就專門挨罵?反正我昨天不在這裡,什麼都不知道。
技術員彎腰假裝痛苦地嚷:課長,我…要請假。
請假?年終獎金就不發給你了。下個月你升組長佈達通知就會下來,跟副理報告的事就由你來,誰叫張主任不在。
佈達通知是下個月的事,不要讓我講這麼兩光的事。技術員臉都皺起來了。
不行,一定要跟副理報告。吳課長開門出去時,再次強調總經理追問這筆帳的嚴重性,要王阿姨跟張妹妹有心理準備。
技術員瞪著張妹妹:等下副理罵人,牽連到我,我就讓妳變壁虎。
張妹妹答:我是**高職美髮科畢業的,不是只有念幼稚園。
妳這種程度**高職也讓妳畢業?技術員怪笑:我要跟親朋好友左鄰右舍講,小孩千萬別去念那所學校,爛透了,學店。
老大回來了,站在正中央左右張望,裝模作樣:裴太太排休,安靜到有點無聊,妳們誰啊,講個笑話來聽聽吧。
好好蹭過去,開始轉播剛剛事件實況………跟我同姓的課長來問技術員昨天那一百萬的急品,張妹妹跟王阿姨黑白算,總經理足生氣,王阿姨把事情賴給小魚,兩個人差點打起來,等等總經理會來問………
好好選擇性的報告還沒講完,老大伸直手臂隔開好好,喊我們兩個的名字,你們兩個,給我過來。玫瑰金貝殼是怎樣?不是寄出去了?是做壞掉還是做錯?
技術員朝我擠眼睛,我忍住想對他揮出去的拳頭,老大作勢揮巴掌:阿哲,你們兩個眉來眼去不噁心啊?
什麼眉來眼去?我真的要生氣了:你看不出來我瞪他?
齷齪之人,盡想齷齪事。技術員雙手環胸,在被老大愛的小手親上臉頰前,快速將吳課長的話轉述一遍。
老大垮下臉,愛的小手上巴張妹妹的頭,那麼簡單的算術妳也能算錯?叫我金孫來算也不算出11+17等於117這種鬼答案。妳就不能“精工”一點喔。王**,我已經跟妳講過幾百遍了,數量不對要往前追查,怎能更改傳票,妳這次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電腦帳都敢改?
王阿姨狡辯:我承認沒有跟您報告是我的不對,可是小魚對我講話大聲,態度囂張,有錯不承認。這項您要給我一個公道?
妳有臉要公道?老大一拳擊中鐵櫃:模糊什麼焦點,小魚有什麼錯?是她叫張妹妹寫117?是她叫妳更改傳票電腦帳?妳當我瞎子還是老年癡呆,忘記她昨天去蔡經理單位支援,妳們兩個豬八戒捅的爛攤子,關她什麼事。不服氣啊?是我允許她講話大聲,態度囂張,怎樣?妳去上告啊。
永遠搞不清楚狀況,公司縮編到這程度,妳要負最大責任,不是延遲出貨,就是數量不對,篡改傳票,沒有用心確認客戶代碼,標籤亂貼,大錯小錯不斷,都被妳氣死了,從不檢討自己,現在當我的面還敢睜眼說瞎話,推卸責任誣賴別人,副總若挺妳,我頭剁給妳,還跟妳姓王。
王阿姨挺直背脊走近辦公桌,拿起電話:我要請副總來處理這件事。
自動門打開,吳課長探頭進來:電話不用打了,妳跟張**都來總經理室,三巨頭跟其他一干人等都在那裡等妳們。
小魚呢?為什麼她不用去。王阿姨放下話筒。
妳這位太太很奇怪,關小魚什麼事,今天裴太太排休,我才問她,妳就非要給她安罪名。現在是搞文革還是白色恐怖,為替自己脫罪,昧著良心陷害別人,妳還是拜佛求道吃長齋的人,也不怕下十八層地獄。吳課長滿臉不屑:她對妳講話大聲算客氣,換成裴太太打到妳變豬頭。
她資深對我就能態度囂張啊?我難道不能請副總替我主持公道嗎?王阿姨像唱片跳針一直重復那句話,唯獨不說自己篡改傳票跟電腦帳的事,我真想過去巴她。
吳課長作手勢要她閉嘴,然後說出:妳有權保持沉默,妳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呈堂證供。需要律師嗎?要的話,請鐘主任打電話給公司的法律顧問。
技術員忍不住爆笑。
王阿姨走出去前還對我說:妳不要亂跑,等下我讓總經理來叫妳去問話。
我等著妳。給她白眼。
總經理事業做很大,沒時間管這些不要緊的事,吳課長折彎手中的管理表:擔心妳自己的事啦。
無端被波及心裡很不高興,阿金拍拍我的肩膀:別臭臉了,現在不是老蕭時代,別人隨便一句話就能把妳當成泥巴踩。現在的妳是站在高枝上的,這些人再怎樣偏心護短,也不敢是非不分睜眼說瞎話。
我回握她的手,對她這麼多年的情義相挺,說不盡的感謝。
十點多的時候,張妹妹慢吞吞走進來,好好過去問她總經理說什麼?
叫我做到今天,個人物品收一收,吃完便當就可以下班了。叫王阿姨辦退休回去帶孫子,錢,都會多算一點給我們。張妹妹語氣淡然。
剛剛大姊頭去上廁所回來,就說王阿姨在總經理室哇哇叫,死不認錯。只聽到總務課長的聲音,副總反常的安靜。有傳說他將在四月份接東莞二廠的總經理,在大老闆面前,他總不好給人是非不分的印象。
十一點多王阿姨回來收拾東西,摔櫃門,砸桌上文具。
下午我們才知道,電算中心林主任查出王阿姨盜用主任的密碼多次竄改電腦帳,總經理對此事萬難容忍,問她不退休,要以危害公司機密處置,就是辭退一毛錢也不給。
實在想不通,數量不夠,追加就好了,怎會去竄改電腦帳,是要證明自己對電腦資訊很厲害?未免玩太大了吧。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藍色茉莉(Blue Jasmine)
  • 下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八十九〉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