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青春,如此美好

新的出入證發下來,擱在老大桌子上。最上面那張出入證相片中的女子,捲捲米粉頭,穿暗紅色小圓點,白色小立領襯衫是誰啊?怎沒見過?往下瞄姓名欄……驚、驚、驚;竟然是桂姊姊!
我認識她超過十二年,她一直是中直髮,影中人臉頰豐潤,非常年輕,想必是剛出校門的桂姊姊!
一時好奇手癢,一張張抽出來看,厚~~~這些人心機真重,繳交的照片都是有歷史的。
大姊頭和好好居然還是黑白的,根本就是舊身份證上的照片嘛,簡直就是詐欺。
看舊照片才發現,遺傳因子非常強悍,裴姨、萌、大姊頭、好好的女兒根本就是她們的翻版,眉毛、眼睛、嘴巴,連看人的神情都一模一樣。
剛出校門的兒麗,可愛的像深田恭子。阿金以前真的很黑。
老大開完會回來,把出入證發下來給我們,還不忘嘴賤地損人幾句。
「厚~~妞妞,」他像被揍了一拳的大叫:「妳真是人胖不怕醜捏,敢繳最新的照片,貼在出入證上。」
「拜託,那是換新身分證拍的照片,都幾年了,還新喔。」我接過出入證,順便瞪他一眼。
「她們都用二十幾年前的照片來騙人,只有妳最勇敢,敢用真面目示人。」他笑咧嘴。
「什麼真面目,假面目?我本來就是這模樣,又沒割雙眼皮,墊鼻子的。」嘴賤的人牽到北京還是嘴賤。
「我是說妳應該讓大家看看,妳年輕時多漂亮。」
「我又沒多老,現在還是很漂亮啊。」這時候就要厚臉皮了。
「剛進公司是妹妹,現在是老小姐啦,差很多啦。」他故意拉長聲音。「老~~~~囉~~!」
真無聊!人都會老,再怎麼不肯承認,恐懼變老,想要返老還童,花大錢悉心保養妝扮,也不可能回到十七歲的模樣。
青春與中年,其實是一線之隔。
我長得不醜,不知為什麼拍起照來,一點也不好看。學生時代紀念冊上的大頭照,沒一張喜歡的。看起來呆頭呆腦的不說,嬰兒肥的臉上有淡淡的憂懼,雙眉緊鎖,滿是心事的眼睛,一點也不可愛,像個小老太婆。
貼在出入證和身分證上的照片是同一張,輕揚的眉,看著遠方的眼睛裡,沒了以前那種憂懼,微微上揚的嘴角,讓臉上有抹淺笑,我很喜歡這張照片。
鞋盒裡藏著幾本相簿,都是少女時期在各個風景區,或是年節家人團聚拍的照片。那年紀愛鬧彆扭,又因一些不痛快的事,不愛與人接觸,遇著拍照時,站在邊邊上,繃著臉,一點笑意也沒有。
看著照片裡十六七歲的自己,稚氣的臉龐,對未來有無限憧憬,夢想似花般繽紛。眨眼間,耀眼美好的青春都不見了,只剩一張張照片,看著我一路老去。
不知那些寶貴華麗的青春年月,是怎麼從指縫溜走的?
非常遺憾沒有一張好的照片,留住美麗的青春剎那時光。
現在,希望自己年老的時候,能老得慧黠,老得有質感。我願,那時的大頭照上,那張老老皺皺的笑臉,透露出老靈魂光亮神秘,只有眼睛裡的神采不老。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懶洋洋的午後
  • 下一篇
  • 不要叫我姊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